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佛教是佛陀的教育,是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是智慧的教育、觉悟的教育。

 
 
 

日志

 
 

净空法师:中国和日本,不应该为小岛争到这个样子  

2013-01-24 11:59:30|  分类: 净空老法师讲法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净空法师:中国和日本,不应该为小岛争到这个样子 - 德昌 -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摘自净空法师《净土大经科注》第138集  2013年1月21日讲于香港
        转自:http://foxdw.com/cms/detail/?newsId=4311&classId=29

        我记得我在一次答复问题的时候,有一个人问了钓鱼岛的问题,我怎么答复?日本跟中国,兄弟之邦,日本的文化全是中国古文化,日本本身没有文化。它跟中国往来2500年的历史,孟子那个时代跟中国就往来了。完全依照中国文化治国,齐家治国。只是他们接受西洋文化比我们早,我们接受西洋文化两百年,他们接受西洋文化四百年。接受西洋文化之后,对中国文化就冷漠了,可是民间保持得很完整,我们到日本农村去看,就像看到中国古代的社会,我们非常留恋。2500年的友谊,这是非常珍贵的,怎么可以随便破裂?美国建国才两百多年,你跟它再好,才两百年的交情;你跟这是2500年的老朋友,你怎么能翻脸?不可以!也是把中国传统东西丢掉了,造成错误的观念、错误的教学。我们两方面都尊重传统的友谊,尊重老祖宗的德行,和睦相处,互助合作,大有可为,造福整个社会、整个地球,不应该为小岛争到这个样子,甚至于引起核武大战,那就是罪人了,那堕在地狱永远不会翻身。所以应该坐下来好好的谈判,我相信能解决问题。日本明白道理的人还是有,鸠山是个好人,我到日本讲经,是他邀请我去的,他的夫人到香港来,就会看我。所以共同为全人类幸福着想的,这是佛菩萨、这是中国传统的文化,损人利己的事情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找不到。

  中国在最强盛的时候,不说别的,明朝初年,郑和下西洋,那个时候郑和的舰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将近三万人,一百多艘舰船,走遍了全世界,这是外国人说的。 发现美国、发现澳洲、发现非洲的全是中国人,都是郑和走过的。环绕地球一周,也是他们做出来的,没有在外面做一个殖民地,没有欺负当地的人,带给的是中国的文化、中国农耕这些技术,是个和平之旅。不像欧洲这些国家,占领人家地方做殖民地,中国从来没干过这个事。七次下西洋,都经过马六甲。马六甲的人民一直到现在,你看,每一条街道上都有郑和庙,念念不忘:那是个好人,中国是个好国家,不欺负人,帮助别人,没有掠夺、没有夺取的。所以这个国家有前途,祖宗积的德太厚了。

  所以我们今天,真正要帮助这个世界用什么方法?大家都知道中国这套《四库全书》是国宝,千万年前老祖宗的智慧、理念,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一套的理念、方法、经验、效果通通写在这部书上。这书是宝,是人类的瑰宝!不仅是中国人得益,全人类的人都得益。它是文言文写的,文言文是把钥匙,你把文言文学好,你就能读这部书,你就能吸取这个书里头的经验、教训。首先把你的身心调整好,然后你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有 一个理想的生活环境,把你的国家治好,把世界走向大同、走向安定和平,这东西都在里头。我主张这部书要多印,全世界每个国家都赠送。希望每一个人都学文言文。我确实,我跟纳吉首相谈到,我真是希望三十年之后,文言文是全世界公用的文字,为什么?这书都能看了。学文言文不难,我对这桩事情很留意,我在美国、 在英国参观学校,特别是学汉学的这些学生,因为他们懂文言文,他能看中国古书、看中国古人的著述,我很佩服、很赞叹。我问他们:你们学文言文用了多少年时 间?告诉我:三年。我问了十几个人,都是三年。不难!三年就把钥匙拿到了,这个书就对他没障碍了。我们在想方法,帮助他们坚定学文言文的信心,希望早一天 能够推动,大家一起学。

  中国文字之美,让全世界能够欣赏到,只要一接触,没有不欢喜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就是世界上所谓的“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是中国人文化的世纪,是中国人文言文的世纪,是中国人《四库全书》的世纪。现 在我们推出来是《群书治要》,《群书治要》是《四库》的精华,里头拈出来的精华,你要想看更完全的、更完美的东西,在《四库》。这个他们听了都生欢喜心。 国人希望把它翻成外国文,我说翻成外国文味道就不对了,像吃东西一样,别人吃过,吐出来给你吃,不是味道,你要尝原汁原味,你花三年的时间,你就能尝原汁 原味。纳吉首相听我讲,他告诉我:“我学!原来学认识中国字三个月就可以了,那这个我可以学。”要用中国古老的方法认字,方块字。我 们从小时候,在农村的时候,父亲裁纸片,方方的一块纸片,每一个纸片写一个字,方块字。那我们现在也做方块字,我用这个方法做,就这么大的卡片,这前面这 是一个音;“平、上、去、入”四个音,这反面,四个音。这里有一个大的,给诸位看看,“b a,ba:平、上、去、入”四音,“吧、拔、把、爸”,还有个轻音。中国字,这个注音符号,拼音,跟罗马拼音发音完全相同,只是符号不一样,发音完全相同,这个对外国人有很大帮助。我给纳吉首相看,他就能念出来,他念给我听,念得一点不错,发音很正确,以我们这两种拼音都放在一起。我做这个卡片,一共都少张?四百二十张,中国音全部在里头了。所以基本的是这个,这头一年就训练这个。不要一年,半年就可以了。我说一百天,一天学四张,一百天就学完了,所以这不难,很容易!我们要对它有信心。

   中国老祖宗非常有智慧,决定不会干麻烦事情,越简单越好。你看中国的文字,写文字要求的什么?简要祥明。要简单扼要,又要详细、又要明白,他要求是这 个;说话也是如此,言语要简要祥明,不要啰嗦,不要繁琐,比外国人简单多了,我们得把信心找回来。现在我们最大的困难,是信心危机,我们对传统东西不相 信,这个麻烦可大了。所以我现在就是想着怎么把信心找回来。前几天,台湾的慧礼法师,带了三十几个非洲小黑人,他们学中文学得很好,他们会背《弟子规》、 会背《三字经》,已经在开始做了。这次表演,很遗憾,我去参加的时候,完全表演的少林武功,没有在台上念念《三字经》、念念《弟子规》给我听,这个很遗 憾。我问他怎么安排的?他说香港当地朋友他们安排的,我说非常遗憾。这小孩念的时候,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你看,非洲小孩都学了,将来非洲小孩学好文言文, 都能读《四库全书》,他们来统一全世界,你们作何想法?这些小朋友,可以对我们很大的启示,他们都干,我们能不敢吗?十年之后,我们请非洲人当老师,来教我们文言文,那不笑话?所以我们要急起直追。

  ……

  “七、‘无上士’。士者,人也。人中最胜,名无上士。”

   “士”是中国人,中国在古时候的阶级是士、农、工、商,在古时候的社会,士、农、工、商分得很清楚。中国人重视礼,政权稳定之后,五年之内制礼作乐,政 府颁发给各级单位到人民,每个人都遵守,所以社会秩序就非常好。穿衣服不能乱穿,你是哪个阶级的,都能看得见,为什么?便于行礼,地位低的要向地位高的先 行礼。所以衣服都有等级,士、农、工、商不能把衣服穿错,你是哪个阶层,穿什么服装;现在没有了。中国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礼服,现在穿外国西装,我们被外 国人同化了,这是很悲哀的事情。满清亡国之后,到现在一百多年,都没有制礼作乐。现在我们看到的服装只有军服,军人有服装,有礼服、有阶级;在过去,人民 通通都有。出家人跟在家人穿的服装是一样的,没有分的,只是出家人穿的衣服没有绣花;在家人都有绣花,都绣的花纹,差别就在此地。所以我们现在穿这个海 青,汉朝的,汉朝的礼服。从前汉朝袖子、领子绣花纹,代表阶级,颜色也代表阶级。那么我穿这个海青,是韩国的,韩国是从中国学过去的,日本也是从中国学过 去的。日本什么东西全是中国的,没有它自己的东西,完全是中国文化,真正可惜!所以这些都是关于教育上的问题,中国要好好地教,日本也好好教,我们可以说 是同一个文化。

  那我听说日本天皇是徐福的后代,我俗家姓徐,跟我是同宗。秦始皇时代,秦始皇派徐福带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到海上去求神仙,找长生不老药,他们就到日本去了,没有回来,徐 福就做了天皇,第一代的天皇,所以日本天皇是我们一家。这事情我问他们,他们承认。所以,中国文化确实统一了日本,日本现在忘掉了。《群书治要》,唐朝亡 国之后,被日本留学生带回去了,他们在他们国家盛行一千多年,都读,还有注解,在中国失传了。那么一般人谈到这个问题,大概就说岛国民族,岛国的民族心, 因为它范围太小了,心量就小,小心量。必须现在要放眼看全世界,把心量都拓开,起心动念,为整个世界苦难众生着想,要为他们造福,不能给他们添麻烦,添麻 烦是罪,造福就对了。读书人,在过去中国,读书人地位最高,虽然他很穷,穷秀才,他在社会上有地位,受到大众的尊敬,这是鼓励人读书明理。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