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佛教是佛陀的教育,是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是智慧的教育、觉悟的教育。

 
 
 

日志

 
 

女儿念佛 疯母生西  

2013-01-27 09:18:36|  分类: 往生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念佛 疯母生西 - 德昌 -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撰文:释净弘
  袁改,是陕西西安张家堡人,八、九年前是一家私营服装店的老板。虽然勤劳幸苦,挣了一些钱,但在九三年生了好几场大病。在病苦当中,她深感了无生趣,毫无意义,心中只有空虚难耐。遂于西安市的卧龙禅寺,拜上智下正老法师为皈依师,成为一名居士。
  智正法师对她说:“你年级也大了,学其他法门都不相应,唯有净土一门万修万人去。净土往生与否全凭信愿,不凭别的。只要信愿持名,必能往生。阿弥陀佛的万德洪名是阿伽陀药,只要声声皆从心里起,便能身心俱蒙弥陀光明摄护而痊愈。此法门唯在专修,专念,专学···”
  袁改听了回到家中,心中有了点依靠,便有一句没一句的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三个月过后的某一天的夜里,半梦半醒之间,突然觉其卧室无比宽大(就象一个大广场),刹那之间,袁居士看见了观世音菩萨,菩萨是那么的庄严慈悲,远远超过世上任何人的描画。袁只是怔怔地望著菩萨连倒身礼拜都忘了。忽然菩萨对她招了招手,只觉得一种吸力使她腾空而上,来到了菩萨的手上。菩萨的手是那样的柔软,菩萨的莲花目是那样的慈爱与柔和。袁的身心被这种巨大的爱所浸润,不由自主的不断地顶礼,再顶礼,大滴的甘露洒在袁的身上,只觉得象电一样从头至脚,四肢百骸,如水银泻地一样,无有阻碍。···当袁居士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象做了一场梦,而梦是这样的美丽和真实,身心留下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从此袁的世界大多了,再也不为自己的大脖子病,和几种难治的妇科病所扰心。她说:“被阿弥陀佛所念的人是最幸福的,即是拥有亿万家财,却不知念佛之尊贵,也是贫穷的可怜人。”几年过去了,袁改居士的大脖子病和几种妇科病都不治而愈,象换了一个人。走起路来浑身象装满了弹簧,内心充满了被救度的幸福感,过著感恩念佛的生活。
  九九年初袁改居士觉得越学佛越感觉自己的可鄙虚伪,连母亲都不能亲自照顾,产生了一种对自身的厌恶。于是,她毅然决定把送到疯人院的母亲接回家,袁居士的母亲已经疯了二十余年,老人家的病也很严重,大小便失禁,每天从早骂人骂到晚,不知饥饱,不知冷暖,不知香臭,常常磕磕碰碰把自己弄伤。袁居士把母亲接回家后,就把服装店转让给了别人,成年累月地不出家门,一边念佛一边照顾她母亲。
  每天要给母亲换被褥床单,内衣内裤,还要喂饭喂水···每天袁居士要跪在阿弥陀佛的像前,恳切祈祷,嘴里总喃喃地说道:“南无阿弥陀佛,唯愿您无碍的慈悲之光也湣照在我母亲的心上,让她也业力消除,往生净土。弥陀佛啊,母亲在世上太苦了,
  活得没有一点尊严,不如一只动物,就象生活在活地狱当中;做为儿女没有办法为母亲消一点点业,也没有办法分担她老人家的苦,心里只有悲哀呀。只有您的大愿力才能使众生离苦得乐,唯愿这大力也能使我母亲恢复清醒,念佛往生,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年多过去了,去年(二000年)的正月初七的中午,袁改忽然听到她母亲在房子里大声地哭泣。袁母在病中只有骂人,从来没有哭过。袁居士快步来到其母床前,看到她伤心地不断用双手拍打床沿,眼泪如滚珠一样不断涌出。袁改诧异地问:“妈妈,你别哭了!你怎么了?”
  “你看看,你妈现在过的是啥日子?屎里尿里滚著过。孩子,你怎么也老了?妈这是病了多久了?为什么把我关在这屋里,不送到医院?你看你一天唱著过日子(指袁居士一天到晚出来进去,在母亲耳边唱念佛号),我却在这里过得什么日子?···”袁母伤心地诉说著。
  袁改不由地和母亲抱头大哭。疯了二十余年的妈妈终于清醒了!但二十年物是人非,一时也难以给母亲讲清楚,这二十年发生了多少生离死别的事呀!虽然母亲清醒了,又如何面对自己八十多岁的残酷现实呢?袁也不由地悲从心起,抱著母亲哭了许久。同时袁改的心里也是感恩的,弥陀佛的力量是如此的不可思议,终于使母亲清醒了。
  袁居士等母亲平静了,慢慢地给母亲讲阿弥陀佛的愿力不虚:如何把她们母子的病都治好了;如何慈爱无限地为众生建立了西方极乐的国土;如何把自己的功德愿力,涵藏在六字名号当中,平等地布施给任何有情,众生称念,必定往生的大利益等等,等等。
  袁母也深感佛陀的大恩真实无比,心中油然而生的归命,使她和女儿争著念佛。亲戚朋友邻居深感欣慰,也来观看袁家的这个奇迹。袁母却受不了这种热闹,躲在佛堂里念佛,也许她老人家深深地觉得人世上没有意思,无常迅速,无有快乐,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只有念佛往生西方才会有真实的生命可言。
  但是,到了第三天的中午(也就是正月初十),袁母只觉得疲惫不堪,便躺在床上念佛。袁居士听到厨房的水开了,便起身来到厨房,再回来时,其母已安然离世了。袁居士很感动和诧异地自言自语说:“妈妈!你这么快就走了!妈!你咋这么快就走了?”因为袁居士的婆婆与老公公,临终的时候,都有一段痛苦的时期。一口气咽不下去,出气多,入气少,呻吟不止,不进饮食,有三天的,也有七天的。但象母亲这样的事是第一次见到。袁的亲属们也没有准备,等买来寿衣、寿棺都到了第二天了。结果入殓的时候,其母依然身体柔软。
  袁母往生的事情在张家堡周围引起了人们的议论,人们最不可思议的是她的精神病因其女念阿弥陀佛祈祷而竟然全愈清醒,真是弥陀佛的大威神力所致。这件事从其母被接回来,到最后往生这其间,我也曾去过她家几次,其母往生后,我也在场。
  释净弘 记述2001年8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