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佛教是佛陀的教育,是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是智慧的教育、觉悟的教育。

 
 
 

日志

 
 

刘素云老师最新演讲:菩提之路—身心净洁 与善相应  

2013-12-18 10:09:35|  分类: 刘素云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素云老师最新演讲:菩提之路—身心净洁 与善相应 - 德昌 -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刘素云老师主讲  菩提之路(第四集)  
        2013/12/10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56-148-000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请坐。今天是第四讲,讲的题目是「身心净洁,与善相应」。讲这个题目的主要目的是要解决正信、智信的问题。这个问题虽然好像是老生常谈,什麼正信、什麼智信,但是现在有许许多多同修没有真正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咱们在这裡还得再说一说。

       第一个大题就是正信智信,邪念不侵。如果你不是正信、不是智信,你就是邪念百侵。你正,它侵不进来;你邪,它自然就侵进来。所以这个题目就是说,我们要做一个正信的学佛人,然后再说一说怎样做一个正信的学佛人。要解决这个问题,首要的条件就是正确认识什麼是佛,什麼是法,什麼是佛法,什麼是佛教,一定要把这四个最基本问题把它搞清楚。如果这四个问题搞不清楚,你肯定就要堕入不是正信的那个堆裡了。一旦你走偏了,你再往回拉都是很困难的。所以一开始,咱们就把这个正信的基础把它打牢。

       在这裡我首先说一说什麼是佛。这几个概念都是非常简单的,并不复杂。佛是表示智慧,就是觉悟的意思。那谁是佛?觉悟了的眾生都是佛,包括你、包括他,也包括我,所有眾生都可以成佛,只要你觉悟了,你就成佛,就这麼简单。所以信佛不要迷信,你自己本身就是佛。这是什麼是佛,要这样认识。什麼是法?大智大觉的对象,佛用一个词来概括,就叫做法。大智大觉的对象,说的是什麼?说的是无尽时空裡所包含的一切万事万物。所以说无一不是法,你生活当中你所遇到的点点滴滴每一件事情都是法,都包括在法的内容之内。这是法。如果把佛、法连结起来,就是佛法。什麼是佛法?无尽的智慧就是佛法。无尽的智慧再通俗一点说,就是你觉了宇宙人生的真相,你知道宇宙人生的一切万事万物。中国常用一句话说,「佛法无边」,这个就是我们应该认识的。这个实际再确切一点说,让大家再明瞭一些,就是指我们的本能、我们的本性。

       然后再说说,什麼是佛教。佛教是教学、是教育,不是宗教。这是我们老法师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从始至终要贯穿老法师这个理念。老法师曾经说过,释迦牟尼佛留给我们的是教育的佛教,不是宗教的佛教。近三百年来,我们把教育的佛教演变成了宗教的佛教,我们对不起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我们有愧於做為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我们没有把本师传给我们的东西真正明瞭、真正传承下去,这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所以,现在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了认识,我们一定要把它更正过来。从现在开始,我们身体力行去做这件事情,就是努力把宗教的佛教再回归到教育的佛教。

       现在的学佛人,正信、智信、净信的人為数不多,而邪信、迷信、瞎信的人反倒為数不少。如果我这麼说有同修不太明白,你是不是打击面太广?实践中咱们去看,就你所接触到的同修们,有多少是纯粹的正信和智信,有多少属於迷信和邪信,甚至瞎信。你们可能说,老师,那给我们举举例子。為什麼有迷信、有瞎信、有邪信?它有几个表现,第一个表现,我跟你们说,我们每个人都对对号。你经常能够被别人忽悠了,忽悠这个词你们懂吧?你经常能被别人忽悠,人家忽悠西你就跟著跑西,人家忽悠东你就跟著跑东,你这个就不是正信、不是智信。因為什麼?因為你的命运被别人掌控了,就是掌握、控制了,你自己的命运你自己做不了主,听人家摆佈,人家说这麼的你就这麼的,人家说那麼的你就那麼的。所以我用了一个词,你经常如果被忽悠住,你就不是正信、不是智信,说明你没有智慧。你一定要把刚才我讲的那四个方面把它弄清楚,你就不太容易被忽悠了。

       首先谈谈这个真信还是假信的问题。几乎每次讲课我都提到这个问题,因為它太重要了!你真信就受益,你假信就不受益。我希望我的同修们个个都真受益、真成佛,这是我的愿望。所以我希望通过我的讲话,能让同修们有一个新的认识,有一个新的转变,能走上正确的学佛之路,那是我最高兴的事情。我一再的告诉大家,你怎麼样检验你是真信还是假信?一个鉴别的方式,就是你遇到难题的时候,你过不了关的时候,你非常痛苦的时候,你找谁?三个字,你找谁?很多同修在这个时候,他不找阿弥陀佛,他不找观世音菩萨。你们找谁就不用我一一说了,你们找谁自己知道,自己去对对号。就这个,拿这条去衡量你真信假信,这太简单了。你自己对号,你最明白,就是你没跑出去找谁,你心裡想找谁,这就检验出你是真信佛还是假信佛。因為你真信佛,你一定是去找佛。离我们最近的就是阿弥陀佛,你不去找阿弥陀佛,你到外面去求外道,去跑、去求,最后求了一身烦恼。所以结论你是假信佛,你不是真信佛。

       下面再说说,什麼叫盲目的信。这个盲,上面是一个亡,死亡的亡,下面一个眼目的目。这个盲目的信,说一个人他没长眼睛,他看不清楚,他这个信就是盲信。具体的说,跟风跑就是盲信,哪股风刮起来了你都落不下,你都得跟著跑,跑风跑就是典型的盲信。你跟不跟风?你是不是死心塌地的念这句阿弥陀佛,一心一意求生净土?如果不是这样,东风来了你跟东风,西风来了你跟西风,你把自己跟乱了,最后你也不知道你去哪儿。可想而知,你这一生你都是跟风跑,最后你肯定是跟到三恶道去,你不会去西方极乐世界的。所以盲信是非常可怕的,因為它涉及到你未来的去处,你未来的归宿是哪裡。

       下一个,有所求的信。有几个同修,可以坦诚的说我没有求,我除了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以外,我没有第二个求。大概能说这话的,响噹噹的说,為数也不会太多。有的人可能是能说出来,但是遇到具体事的时候做不到,还是心裡在求,还是行动上在求。很简单,在我周围我遇到的,求什麼?我过去一再说,你就跟你生活息息相关的,求佛保佑,求全家平安,求孩子考个好学校,求孩子们找个好工作,求升个小官、发点小财。咱们别说你求大官、求大财,可能你求不来,你也知道白费劲,咱们就求点小的,这不也都是求吗?在我们生活当中,我们修行人当中,可以说求这些的是比比皆是,有人求的东西千奇百怪。

       所以有些时候,香港佛陀教育协会给我转过去的信,都是要回答的,这样那样的问题。你说没有求的心,能是这样的信吗?信写得好长好长,从头至尾叙述一件事的过程。譬如说妈妈有病,或者家裡什麼亲人被附体了,他能从始至终把这个问题叙述写好几页。我看这封信的时候,我从头到尾看到底,我找不出来他究竟要问我什麼问题,让我回答什麼问题。我想,是不是就让我受受教育?我把这件事经过给你说说。这是一种。还有一种,有的问的那个问题,叫你没有办法回答,没法回答。不是我不想回答,是我没法回答,他那问题问得嘰哩拐弯、扭了八曲。我希望同学们向我提问题的时候,你就直截了当的提,我想问你什麼问题。我给你举个例子,譬如说:刘老师,我姓什麼?我告诉你,你姓王。这就完了唄,你问得也简单,我答得也简单。你弄得那麼多,完了转来转去,真是把我绕糊涂了,我还找不著你要问我什麼,所以有些信我就没办法回答。可能会让同修们有点失望,说刘老师妳看,我问的问题都没给我回答,我没听著消息。有这种情况,这就是有所求的。

       你说你问我这些问题,实际我说你不相信你自己,你不相信阿弥陀佛,你就相信刘老师。我说你对刘老师是迷信,你為什麼想刘老师什麼都知道?我该知道的我知道,我不该知道我也不知道。而且该我知道、不该我说出去的,我是不会说出去的,说出去那叫洩露天机。所以有些人採用什麼套话的方式,总想知道我在做什麼,我在想什麼,我知道什麼。不该我说的,你是一句也套不出去的。所以我劝同修们,不要在这方面上那麼下功夫,你不觉得累得慌吗?

       我们真正要想求得佛的保佑,我告诉你非常简单,你就求你自己保佑就对了。谁能保佑?你自己就是佛,你自己就能保佑,你按照佛的教诲去做,自然一切都保佑,你干嘛还东跑西颠去求别人保佑呢?你口裡说求佛保佑、求佛保佑,实际你没求佛保佑。你求谁去保佑了?你自己掂量掂量。你求了以后,有很多人求求求,求到附体,那个附体是非常痛苦的。我对这些个同修也真是生怜悯之心,但是有时候你又可气又可笑,没事找事。他就去求,求完了以后自己又处理不了,怎麼办?快点找刘老师回回手,给我解决。我告诉他,以后凡是这样的问题,你不要提给我,你提给我我也不给你回答,因為你不听话、你不听劝,总好像这个神通是求来的。我告诉你们,神通有,但不是求来的,它是自性,自性流露出来的。六种神通全是存在的,但是佛菩萨不示现神通。这个简单的道理,老法师讲过多少次,你还没听懂吗?

       所以这个有所求的信,你们存不存在?我自己,我知道,我头十年,我就是这个信,有所求的信。我上庙裡去,我看大家磕头都说求佛菩萨保佑,完了把自己家一个什麼难事叨咕叨咕,磕几个头,佛就保佑了。我那时候也是这麼个理念,也这麼想的,我也这麼做的。但是十年之后我发现错了,我后来我才找到这条正确的路。所以我不希望同修们走我曾经走过的弯路,咱们把那段弯路去掉,直捷步入红地毯,你说有多好。咱们太幸运了!你想,释迦牟尼佛给我们介绍的阿弥陀佛,介绍的西方极乐世界,这是释迦牟尼佛介绍给我们的,然后阿弥陀佛為我们末法眾生建造了西方极乐世界。现在我说咱们的老法师就等於在这条通往西方极乐世界的大道上给我们铺了一条非常显目的红地毯,让你别走错路,然后老法师又走在前面,领著我们。我真是这种感觉。有时候我都想,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画面,师父在前面领著我们走,往家的方向奔,然后师父还不时的回头,看看后面这些孩子们有没有掉队的,多麼慈悲。你说我们是不是在这承现成的,然后我们还不认识、还调皮,还不跟著师父学、不跟著师父走,太可惜了。所以我们一定要信阿弥陀佛、信释迦牟尼佛、信净空老法师、信我们自己,你把这几个信都做到了,你今生必定回西方极乐世界。千万千万不要走错道。

       大家不要忘了,佛教有两个核心,一个核心是信,一个核心是因果,这是最最重要的两个因素。你要是不信,后面的都是零。你要是不相信因果,你就会造作无边无量的罪业,你造作这个罪业,你就要受苦报。有些同学找我,我怎麼怎麼的,如何如何难受,身体不好。我就告诉他,现在现出来的是这个果,在这个果之前务必你造了一个因,那个因是你造的,不是别人给你的是不是?不是阎罗王给你设的,那个因是你造的,你现在就必定承受这个果,这叫自作自受。你找我来,我可怜你,我能帮你多大忙帮你多大忙,你要想让我彻底的给你解决你自己的因果问题,错了。如果我能代替谁谁谁,担他的因果,那所有的眾生因果我都愿意担,我愿代一切眾生受苦。但是不是那麼个理,一定要把它弄明白。

       咱们现在学佛,可能多多少少会走一点弯路,因為我走过了,我就觉得那时间浪费得太可惜了。假如说我二十三年前,就像我现在这样认识、现在这样学佛,不客气的说,可能我真是无量寿佛了,但是我白白浪费了十几年的时间。所以现在在师父的引导下,我前进了一小步,我得努力往前奔,这是我要做的。有的同修说,那干啥不得缴点学费?走点弯路就算我们缴学费了。对,你说的没错,我那十几年我就缴学费了,我那个学费就打水漂了,什麼作用也没起。现在我们学佛,还要去缴那些不应该缴的学费,你完全可以省下来的那个学费,你為什麼不把它省下来,非得要去缴这个无谓的学佛?所以我希望同修们赶快剎车,选择正路。昨天我给大家讲七个一的修学法,你们好好琢磨琢磨,如果和自己能对上号。我觉得七个一的修行法是好的,是对大家会有益处的,哪条适合你,你就选哪条,不适合你的,你就把它去掉。我是七个一修行,你可以五个一,也可以六个一,不一定照搬。但是我觉得七个一裡,总归会对你有好处的。我希望大家不要把那种学费无休止的缴下去,我这把缴了,还不吸取教训,我下把我再缴,我下把再缴。你的人身寿命,就是你这个肉体的寿命,它是有数的,你缴到何年何月才能不缴?等你想回头的时候可能為时已晚,我们现在就回头还不晚。

       所以我劝诫同修们,学佛一定要远离邪知邪见。我们身边时时刻刻,甚至每分每秒,那个邪知邪见都在围绕著我们,就是你能不能够挣脱这个围绕。就像那个绳索似的,它是左一圈右一圈给你捆绑住,它不让你成佛,这邪知邪见,而我们又甘心情愿的被这邪知邪见所困扰、所缠缚,那你不自己把自己送到虎口裡去了吗?换一句话,一个新的名词说,就是我们要接受正能量,要远离负能量。你怎麼能够接受正能量,怎麼能够远离负能量?第一个条件,你要认识,你得认识什麼是正能量、什麼是负能量,你认识了你才能远离或者接受。你不认识,你糊裡八涂的,你把那负能量当作正能量都接受去了,你负能量愈来愈多,你的人肯定外貌黄皮拉瘦、没有精神。你看真正的学佛人,他是非常有精神头的,他不在於他吃多少。我不是炫耀我自己,我现在每天一顿饭,我觉得我精神头足著了!这每天你们都在看著我,这个是装不出来的,是不是?我一点精神头没有,我怎麼坐在这面对同修们?那我想装,可能我坐这一讲,我就睡著了。不是这样的。所以一定要认识,不受这个负能量的干扰。然后我们自己向大家传授的一定是正能量,你别把那些污七八糟、乱七八糟的东西向人家传授,你那叫害人、叫坑人,你知不知道?反正我今天的话说得有点不客气,大家慢慢琢磨,我说得有没有道理。既然我来到香港一次,见一次同修们不容易,尤其我现在对著镜头,是对著全国乃至全世界净宗学会的同修们,我一定要说真话、说实话。哪怕我得罪人了没关係,得罪我也认了,你可以恨我,你可以治我,那都没关係,但是我必须把真话说出来,否则我良心上过不去,我对不起同修们。

       我说到这儿的时候,好像是有点激动,实际上我心是平静的,平心静气的跟大家说。举一个例子,譬如说咱们到各个寺院去看佛像,不管哪尊佛的佛像,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双眼是下垂的,对不对?你们知道為什麼都是这样吗?这就在给眾生表法,收住你的六根。你看哪一尊佛像塑造成大眼睛嘰哩咕嚕乱转、东张西望的?哪个寺院裡有这样的佛像?没有吧?我是没看著过。你怎麼样来理解佛在给我们表法,你成天东张西望。我们东北有一句话叫道道了,道道了是啥意思?就是阵阵落不下,有一句话说,穆桂英掛帅,阵阵落不下。咱们有的学佛人就是这样,阵阵落不下,大事小情他都得掺乎掺乎,好奇心特强。这个事他要没听著,那可把他窝囊坏了,「哎,那事我咋不知道,你再给我说说怎麼回事?」非得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好奇心就是咱们学佛人一定要克服掉的,你一天能知道一个事,你千万不要去知道俩事。我现在的目标是我一天一个事我都不想知道,我就是一个事,念阿弥陀佛,听老法师讲法。老法师不让你们向我学吗?你说我保守吗?我不保守。我让你们学我什麼?我也不客气了,学我就念阿弥陀佛,就听老法师讲经说法。这不就完了吗?多简单,你干嘛那麼强烈的好奇心?东家的事你得去管,西家事你也去管。昨天我听一个同修起了个词,我挺讚扬的,他说什麼呢?我再不能当「国际警察」。这什麼意思?就是管事太多了,自己的事还没管好。你自己的事是啥事?你今生能不能了生死,能不能出三界,能不能出六道轮迴,能不能去西方极乐世界,这是你的事。你自己的事你不管,你去管人家的事,哪个你也没管明白,最后你自己管到三恶道去了。不信你就试试看,反正我是劝你了。这是第一个题。

       第二个题我想跟大家说说,「看破放下,了无牵掛」。你只有看破了,你放下了,你才能做到了无牵掛。了无牵掛什麼意思?一点牵掛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牵掛都没有。我那天在机场跟小刁我俩閒聊,我说小刁,你说这个信佛、学佛、成佛,妳说它难也难,妳说它简单,我说它再简单不过了。有人把学佛搞得那麼苦、那麼累,实际上是错了。但是他不认识,你怎麼办?你们看我学佛,可能有同修说,刘老师不严肃,整天嘻嘻哈哈的。我倒想,我比那金山活佛差老远老远老远的,是不是?怎麼叫学佛?不是说你一天板著脸训人那叫学佛。你给大家带来的是快乐、是正能量,你就是一个好的学佛人。你就用这个自己衡量衡量。所以我不怕别人说我,你说我好,我也阿弥陀佛;你说我不好,我还是阿弥陀佛,一笑了之就完了。我跟小刁说,我说如果把学佛,把佛法归纳归纳,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在说什麼?老法师五十五年在说什麼?我说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一个字「心」,就是咱们这颗心。心分什麼?分真心、妄心。真心就是佛心,妄心就是凡夫心,佛和凡夫的区别就是一真一妄,就这麼简单。佛四十九年给我们讲的这个心,老法师五十五年给我们讲的这个心,你衡量衡量,你这个心是真心还是妄心?真心你就是佛心,妄心你就是凡夫心。现在我一反省我自己,我的心就是一颗凡夫之心。所以咱们认识了,那就得丢下凡夫这颗心,回归到佛的那颗真心,这就对了。我说用一个字概括,佛法就是一个字,心。如果用两个字来概括佛法,就是「放下」。释迦牟尼佛讲经说法四十九年,老法师讲经说法五十五年,就说的这两个字,放下。你听师父讲经的时候说过多少次放下,放下便是。体会到没有?后面那两个字,放下便是,便是什麼?放下你就是佛,这不是很明确吗?用两个字概括就是放下。

       用三个字概括,无所得。是不是?你们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意思?一切相都是虚妄的,你非得把那个假的当成真的,苦苦去追求,你觉得我得到这个、得到那个,有所得是无所得,无所得才是有所得。无所得得的什麼?得的是成佛。有所得的是世间那些个,这个、那个,一点用处都没有的都叫你得去了,最有用的你把它丢掉。我用三个字概括佛法,就是无所得。你能不能认识这个无所得?无所得特自在、特瀟洒、特快乐、特幸福。你要真是认準了这三个字,把它弄懂了,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最有智慧的人。这是我用三个字概括佛法。我用四个字来概括佛法,回归自性。佛讲四十九年,老法师讲了五十五年,目的是什麼?劝导眾生回归自己的本性。我那天在飞机场候机的时候,跟小刁我俩就谈论的这个话题。小刁当时听了挺高兴说:大姐,精闢。

       你说佛法复杂吗?它不复杂,非常简单,就这四个,你认準哪个都行。第一个心,你把你那凡夫心换成佛的心不就成了吗?换心法。听没听我姐那个往生光碟?我姐笑呵呵的说,我就记住两个字,换心,完了自己把嘴捂上呵呵呵笑了,那个镜头可能大家印象会比较深刻的。也有的可能没听清,这老太太说什麼把自己说笑了。她就说,我就记住两个字,换心。既然把这个道理弄明白了,我们还觉得学佛那麼复杂、那麼难吗?成佛不难!说实在的,你要想来生再得到人身,比成佛难多了。你為什麼成佛比得人身都容易,你不去成佛?有的人说,我当人没有当够。你没有当够,你就当;至於你来生能不能当成人,我可不知道。你来生未必能当成这个人,这张人皮不是轻易就给你披上的,你这一生的所作所為,你还有资格披那个人皮吗?你自己不掂量掂量,还搁那自以為是,觉得不错,你可把你自己坑苦了!

       所以,老法师在讲经的时候有这麼一段话说,看破放下是身心净洁的前提条件。我们这个前提条件弄没弄明白?我今天大题不是「身心净洁,与善相应」吗?你先看看,你身净不净洁,你的心净不净洁?老法师说,没有看破放下的人,纵然在佛法裡面修行,修得好像还很不错,五欲六尘境界一现前,还是过不了关。為什麼过不了关?被吸引过去了,五欲六尘一现前,你这关过不去,就被这五欲六尘把你吸引过去了。吸引过去的结果是什麼?堕落下去了。那肯定是往下去,堕落了。所以听明白老法师给我们讲的,一切法由心生,有生有灭是假的,无生无灭是真的,你把这个道理弄明白,你基本上走这条路,你信念就比较足了。既然你都看明白,都是假的,而且你发自内心的,你认可。你别说假装的,大家都说有生有灭是假的,我也不能说是真的,叫人笑话,我也跟著说,那不行。你得从内心真正认识到有生有灭是假的,无生无灭才是真的。

       為什麼把这些事看成这样?我给大家讲个故事,你对照对照,你琢磨琢磨,我讲这个故事啥意思。我刚才不说了一句,我比金山活佛差得太远太远太远了,老人家真是一代圣僧,名不虚传。咱们就说一个金山活佛的故事。在金山寺附近有住著一户人家,这一家就是母子两个人,妈妈守寡,就守这麼一个儿子。恰恰就这麼一个宝贝儿子,就对母亲非常的不孝顺,可以说忤逆。金山活佛知道这件事情就生起了无限的怜悯之心,时常就去看看这位受气的老母亲。这个儿子一看,我家的事你凭啥来管,我得琢磨琢磨你。所以这个儿子就想出一个招,他就把他妈妈那个马桶(大家都知道马桶是什麼东西),就抱著,就躲在门的后边。金山活佛出入必须得经过这个门,他準备好了之后等金山活佛一出这个门,他就一下子把她妈妈这个马桶就扣在金山活佛的头上。你想想是个什麼结果?那粪、尿从活佛的头上一直洒到全身。活佛怎麼办的?没有把这个马桶给它拿下来,顶著这个马桶跑到大街上。很多人看了以后都跟著跑,跟著看热闹,都笑,就想这个和尚这不是疯了吗?顶个马桶,满身是屎是尿。完了活佛跑到一个河边,把这个马桶从头上摘下来。摘下来了,有些人不就笑吗?完了活佛就说,这有什麼可笑的?一个人你本身就是一个大马桶(就咱们这个身体,咱们这个肉体,活佛说你这个人,你本身就是一个大马桶),上面又盖一个小马桶,有什麼值得大惊小怪的?除了活佛以外,谁能有这样的见解、这样的认识!比比我们自己日常生活中,这个怎麼回事,那个怎麼回事,就是拿自己的知见去衡量、去说,就是不怕造口业。然后这麼说了,说有什麼值得大惊小怪的。有人就问了,说和尚,你觉得难过吗?和尚怎麼回答的?是这麼说的,我一点也不难过,这是他家的儿子对我发慈悲,他家的儿子慈悲我,他在给我醍醐灌顶。就这个马桶扣在脑袋上,满身是粪尿,活佛说这是他在给我醍醐灌顶,我心裡觉得自在著!你说我看了这个故事以后,我对照我自己,自己那心量跟活佛真是差得十万八千里。如果我要是不读到这个故事,我想像不到能是这种回答法。这是其中的一个故事。

       譬如,还有活佛他吃素,但是他从来看见别人吃荤食的时候,他绝不是板著脸去训斥人家,你怎麼吃荤的?活佛从来不干这样的事。他是怎麼办的?他是笑嘻嘻的走过去,带著开玩笑的口气对人家说:哟,你怎麼又在吃你的老祖宗?这话如果我今天不给大家讲出来,你也没听说过这个故事,你也没听过别人这麼讲过,假如说你碰见一个吃荤的人,你会怎麼办?第一条,肯定很多人会这麼做的,你怎麼还吃荤的?你不怕造业,你不怕下地狱,肯定是这套话跟著。你看看人家活佛,人是笑嘻嘻的走到你跟前,半开玩笑的说:哟,你又在吃你的老祖宗。人家对方听了还不生气,问题还解决了。

       就这两件事,我告诉你,它的结局是什麼,凡是吃荤的人,经过活佛这麼一开示,这叫真开示,全都吃素了。你说活佛的目的达没达到?达到了。再说前面那个不孝的儿子,他一看他把活佛,按他的话说治到这种分上,活佛是这样来办的、来处理的,他感不感动?用批评他吗?用训斥他吗?一点都不用。这个不孝的儿子去向活佛做懺悔,活佛给他开示的,然后这个儿子就由不孝之子转变成為大孝之子,母子两个人都皈依了活佛。你说你是度人家进佛门,还是把人家障在佛门之外,你那个方法重要!你别小瞧你那一句话、一个动作,人家对方他接受的是什麼,不接受的是什麼。希望大家,我这两个故事别白听。有那麼一本书,专门讲金山活佛的,我建议大家有工夫也拿来,茶餘饭后你看一看,会受教育的,不要白看。

       从这些个事情可以说,我们学佛,从初发心一直到如来地,你究竟在修什麼?实际就修这两个字,放下。真放下你就修成了,没放下你就修不成。放下以后你就不再执著,不再分别,不再打妄想,这三条你做到了,你不成佛你上哪去?所以我说有些人,你的眼睛,现在我不知道你是法眼、还是慧眼、还是佛眼,能不能看明白,不要用你的凡夫知见去评价某件事、某个人。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可能这个例子说了以后有正作用,也有负作用,负作用毕竟是少数的。譬如说我们刁居士,她的特点是睡觉。以往我带她来香港的时候,她不敢坐在师父那屋听经,因為那就这麼大一个小空间,她和师父脸对脸,师父一开讲,她就开睡。所以她不好意思,她跟我说:大姐,我在别的地方听,我不上师父那屋听,这样我睡觉对师父不恭敬。说实在的,最开始我也有思想负担,我想人家一看说,这刘老师身边怎麼带个小迷糊?那个时候我确实有这种负担。当然后来我明白了,我这回来我就明确的告诉她,我说小刁,只要来的客人不多,师父那屋能坐得下,妳就上师父那屋去听去。我就告诉她,我说妳就去睡觉去,妳上师父那对面坐著睡觉去。我说这回妳不要像以往似的,老提心吊胆的,老警告自己别睡别睡,有一次她把自己的虎口都掐成紫顏色了,她為了不睡,但是她控制不了。我说这次我给妳开绿灯,妳就上师父对面去坐著睡,大大方方的睡,怎麼睡舒服妳就怎麼睡。我把她解放了。所以这次小刁,凡是在师父这屋坐著听,她说睡得可好了,第一天睡出法喜充满来了,她说睡完了以后,师父一讲完,我这个欢喜、这个高兴!第二天睡出清凉来了。两天,人家一天睡出法喜,一天睡出清凉,完了还跟我说:大姐,妳都不一定知道那清凉啥意思,是什麼滋味。我说我真不知道。她说那佛经裡不讲清凉吗?那个清凉,浑身清凉,脑袋清凉,太美了!完了告诉我说:大姐,这几天我天天上师父那屋睡觉去。我说好,只要是有地方,妳就去睡。

       你说别人是不是会想,这刘老师干嘛?你说领个迷糊,还给这迷糊开绿灯,还公开的让她上师父跟前坐著睡觉去。我这次我就这麼做的,我觉得对与错让事实来验证。因為什麼?师父讲的东西,她不是不知道。你说她睡著了,她怎麼睡的?所以我告诉她,我说妳大大方方睡,我说睡的是妳这个肉身,按大姐的话说妳这个肉壳壳它睡了,我说实际妳那个真我、妳那个自性,它是一分一秒都没睡,认真的在听师父讲经。為什麼以前我听完了以后,我就想跟妳叨咕叨咕,因為妳睡觉了,我想叨咕叨咕师父这堂课主要讲的啥,我说上句,有时候人下句就接上了,你说她知不知道?她听没听著?要按有些同修,对她瞧不起的,人不是说吗?多少人想在刘老师身边,刘老师咋扒拉的、咋挑的,怎麼就挑这麼一个人带在身边?对了,我咋挑的你知道吗?她就应该在我身边。所以现在我就告诉大家,以后你也别惦念你要上我身边的,你取代不了她。什麼时候有一天你能取代她了,我会让你上我身边的,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念你的阿弥陀佛,这是最好的路。

       下面我想讲讲,什麼东西影响我们身心净洁。大家知不知道,两个字,欲望。这个欲望就是无底洞,你永远也填不满它。你说你有这样的欲望、有那样的欲望,你的身能净洁吗?你的心能净洁吗?不能。所以这个欲望就是我们身心不净洁最大最大的障碍,也可以说是天敌。但是人人都有欲望对不对?人人都有欲望怎麼办?我们逐渐逐渐把欲望降低好不好?你降低一点你就净洁一点,你降低两点你就净洁两点,久而久之,我们身心不就逐渐逐渐变得净洁了吗?就是你想不想放,想不想降低。你说我不想降低,这个世间所有的东西,名闻利养我都想得,那没办法,你既净不了也洁不了,你就污染著,你在污染的堆裡,你拔不出来。这个在你自己。我说同样的是一个环境,都是污染,你在这裡你受这个污染,我在这裡我不受污染,它那污染污染不著我。我管不了别人,我能管好我自己,我不沾这个东西。你能不能做?你也能做,但是你就捨不得,这个也好、那个也好,这个洋房多好,这个车多好。反正这个好、那个好,你愈觉得好的东西多,都掛在你心上,你那个包袱就愈重,最后就像两块,举人间的例子,就像两块大石头,一块石头绑在你左脚脖子上,一块石头绑在你右脚脖子上,你想飞起来能飞吗?你飞不起来,那两个大石头坠著你。你只有把那大石头拿掉,你身体才能轻,你才能往上升。所以升和降不在别人,在你自己,你是希望往上升还是往下降,那就看你怎麼认识,是法味浓还是世味浓。师父说,世味哪有法味浓;到你那就颠倒了,法味哪有世味浓。你看我家琳琅满目,啥都不缺,金银财宝在保险箱裡。我说有一天保险箱叫人扛去了,你就没有了,那就不是你的了。什麼是你的?什麼都不是你的,就是你的自性是你的,你还恰恰就不认识本来属於你的东西。不是你的东西你非得去要佔有、非得要去控制,忙忙乎乎几十年,最后糊裡八涂上三恶道。你说啥时候再能出来?真可怜,真可怜!所以我告诉你们,人到无求品自高,你什麼都不求了,你就求去见阿弥陀佛,你的品位自然就高,就往上提升。

       贪瞋痴慢疑五毒,大家都知道,也都掛在嘴上说,这五毒你有几毒?你现在消毒消到什麼程度了,这五毒你消几个了?第一个贪,你说现在贪到极处了,就这个贪都不择手段,损人利己不择手段去贪,只要能装在我的腰包怎麼都好,装到你腰包裡我就不甘心,我看了就生气,我想方设法,我也得从你那腰包裡把它掏出来,装在我的腰包。现在人有几个不贪?能站著说,我不贪,不太容易。到关键时刻,遇到具体事,那小贪念,咱们别说大贪心,小贪念,又鼓包了,又起来了,还想这也挺好,我要得到也不错,这就是小贪心。但是你不採用那种非常卑劣的坑人方法去谋取,那你已经进步了。有的人,我说这个词太準确了,不择手段,我置你於死地都在所不惜,只要我得到就行。

       我们有个同事,我过去说过,就為了争这一个官,就一个位置,两个年轻的,反正这次就能升一个,那个就得下次再说。两个人都想升,其中一个就不择手段,我就给你写个举报信,举报你贪污受贿多少多少钱。他整得可準了,正好在杠上,就这个数,你就不能提,你就得调查,调查这几天,人家该提的提了,时间过去了,我就把你耽误了,说不定我就提上了。是不是叫不择手段?最后的结果,两个谁也没提上。那个在被调查期间没有资格,这个写举报信,叫我给挖出来了,我画圈给划出来了。谁写的举报信,没名。我不知道哪位佛菩萨助我一臂之力,我就把这个写匿名信的人给划出来了。所以两个,谁也没提上。你说谁坑谁了?你想坑人家,实际把你自己给坑了,对不对?如果你不坑人家,说不定这把还提你了。这把提你了,下把他不也提起来了吗?你说这有多好!这人就想不明白。我们说就遇到事情的时候,遇到关卡的时候,他就迷了,他就糊涂了。所以这样的傻事,你周围是屡见不鲜的。

       师父说,吃得饱、穿得暖,有个遮风蔽雨的小房子就足够了,我们还求什麼?你整一个小别墅让我住,你说我怎麼个住法?你说僱人去看著,图一啥?你说不僱人去,我自己去住,我这一天不用干别的,我就打扫卫生。你说明明知道我爱乾净、爱利索,你说我得每天我要把整幢小别墅的房间从头收拾到尾,都擦得窗明几净,别的事我啥也不干,这何苦?我说我这三个条件都具备,我有念佛的地方,我有吃饭的地方,我有睡觉的地方,就这三条我一个不缺,足够足够了,你们可千万别替我瞎操心了,好不好?你说你整了以后我不去住,完了最后你僱十个人、二十个人去管理这个小别墅,我不知道那最后的结局是什麼。麻不麻烦,所有的费用你都得缴,你得多花多少冤枉钱,犯不上。听我劝,听我劝,阿弥陀佛。

       我们有这麼个简单的条件,你就好好的念阿弥陀佛,三年五载你就成就了,不用多。你千万千万的别忘了阿弥陀佛,你忘了阿弥陀佛,你真是把这个机缘错过了,你再想解脱,你就难上加难。有的人生活过得很舒服,我啥也不缺,我啥也不少,我要啥有啥,这个时候容易动心,要警惕。因為啥?西方极乐世界挺好,啥也不缺。我现在,我也啥不缺,搁这住也行,去极乐世界也行。就这个念头,错!错,耽误你回归自性。这就说你对这个娑婆世界还有留恋,虽然是不多,丝毫留恋都不能有。广钦老和尚说,贪恋世间的一棵草,你都回不了极乐世界。我们贪恋的何止是一棵草?我们不应该引起自己的警觉吗?这是一个我要跟大家说的。

       再一个就是看破、放下,从什麼时候开始做?从现在就得开始做。你别说我临命终还早著,我等临终之前我再放下。到那时候你放不下,你现在平时你都没放下,你到临命终嚥气之前,你放不下的、牵掛的更多,你放不下。所以一定要听师父的教诲。怎麼做?我是听懂了,我也这麼做了,就是一切随缘。一切随缘,没有不随缘的地方,怎麼都好,就是别人喜欢的统统拿去,你喜欢啥你拿啥,什麼都不属於我。凡是别人喜欢的,你都拿去;凡是别人不喜欢的,没人做的事,而且这个事还是应该做,那怎麼办?由我来做。因為没人做,人都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那好,那这个事我来做。你说这样多好,他喜欢的你都给他,你不跟他争;然后你喜欢做的事你来做,他又不喜欢做,他也不和你争,你说这多好,一点矛盾没有。所以现在你就这样,统统的都放下,别人喜欢的都给他,别人不喜欢的、该你做的,你就尽心尽力去做。

       然后再说,放下,从哪裡放?以前我说过,不知道大家有印象没有,从最难的那个事上放,按顺序,最难的先放。你要先挑那个简单的、好放的放,放放放放,到你临命终的时候,你最难的那个你没放下,恰恰就是这个,就是你的障碍。所以咱们就下定决心,先把最难的那个放下,然后剩下那些自然而然它就好放了,它就不障碍你。最难的是什麼?每个人都不同,是不是?对我来说,我告诉大家,情执难放,情执比生命都难放。对於生死我是早看破了,我早放下了,随时我都可以走。但是就这个情执,不遇到的时候我以為我放了,遇到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没放下情执。有情对不对?不能说咱们念佛人就无情无义的,冷血动物,不是那样,咱们是有情的。但是不要执,一定要把那个情执的执去掉。所以我放,我现在是把情执放在第一位放,因為我知道情执最难放。

       现在小刁和大云在我身边,我觉得人都是有情的,我发现她们俩现在跟我有点执,情执。所以前几个月,我受伤之后我就坚决的把她们撵走了,我不让她们在我身边。我明确的告诉她们,妳们俩去去掉情执,过这个情执关,我在家过这个病苦关。我是对她们负责,也是对我自己负责。如果真是到我往生那一天,我跟小刁曾经谈过这样的话题,我说小刁,大姐往生的时候是我在这麼坐著,我说妳都看到了,障碍多麼大。我说等我往生的时候谁来坐著?我说我还指著妳,我一看妳也不是那块料,我一说,流露出来往生的事。现在我都不说我要往生,因為我没有这个念头,阿弥陀佛啥时候让我走我啥时候走。她还老提心吊胆,一看我写那个偈子,凡是涉及到有回家的这个字眼,她马上就警觉,就开始警告我:妳又说了,妳又说妳要回家。你说这个她不知道,那是我说的吗?我说的是对大家说的,我没有说我要回家。她不理解,她成天看著我,怕我回家。就头两天还说这个话,我说妳又理解错了,妳又理解错了。所以你想,如果她们要不把情执放下,到我往生那一天,谁是我第一障碍?小刁是我第一障碍。那要真是拽著我连哭带喊,大姐妳快回来!我的天哪!你说我这法咋表法?我说二00五年都给我哭回了一把,这到时候我真走的时候,妳真给我嚎回来,那可热闹了,影响面可就大了。所以现在必须得让她克服这情执,离我远一点,有时候我都训她们。有时候你要对她好两天,给她一点笑脸,开始就得说说这个话题,妳不能走,妳任务没完成,师父都说,阿弥陀佛不接妳不能走。时不常的就得给我上一课,就得讲讲这套话。她讲的时候我就瞅著她,我说有完没完?有完没完?不是那麼回事!所以说咱们一定要放下最难放的那个东西。

       我说我情执没放下,我给你们举一个小例子。前些日子,我家刘悠祕有点小毛病,不是大毛病,吐。我一看牠吐的时候往外噎,挺痛苦的,我当时心就难受了。我就摩娑著牠说,我说刘悠祕,你可别有病,我说你要有病,还真不如把这病长在我身上,我替你吐,我可不愿意看到你这麼难受。真是动心了,心动了。所以我就警觉了,糟糕,我情执没放下。面对刘悠祕我都没放下,你说我面对别的,如果哪个亲人走了,我能放下吗?但是我又安慰我自己,妳放下了,大姐往生妳一点没难过,妳乐乐呵呵的,妳法喜充满的。所以说,一定要时时刻刻警觉自己,大事小情上都得往下放,不能留一丝一毫。这是第二个题。

       第二题还有一小点补充一下,就是怎麼样让自己的身心净洁。这麼谈,得举实际例子。有三条,第一条就是不自己製造垃圾。我们北方叫拉基(垃圾),师父讲的叫垃圾,一个意思。就是说你不要自己製造垃圾。什麼叫自己製造垃圾?自寻烦恼,没事找事,这就叫自己製造垃圾。你製不製造?你每天给自己製造多少桶垃圾,你掂量掂量。这是第一个,别自寻烦恼。

       第二个,不要往别人那裡倒垃圾。你别把垃圾製造得多多的,完了你就跑到人家那,找哪个同修去倒垃圾去,你把你这些烦恼又统统倒人家那去了。他有抵抗力,他可以不接受你这个垃圾;他没有抵抗力,他不就都接受了吗?所以不但你自己被垃圾污染了,你让人家同修们都被污染了,你说你是好心还是坏心?你简直是坑自己不算还去坑人家,你太没良心了。以后凡是同修们有这样的人往你那倒垃圾,你统统给他回绝,你不要接受他的垃圾,你给他回避,你不要跟我谈这些。张家长、李家短,儿子长、姑娘短,等等等等,尤其是婆婆就是讲儿媳妇,儿媳妇就是讲婆婆,这都成了常规。就这些个垃圾,你统统不沾它,没错的。这是第二个,不往别人那裡倒垃圾。你实在不行,你扔垃圾你自己收著,你当宝你存著;倒他那儿,那污染人家。这是第二条。

       第三条,不接受别人倒给你的垃圾。如果有别人上你那去倒,你不要接受。不接受怎麼办?我现在还没有那麼的大定力,意念有作用。我告诉你,就向我学。意念有一个垃圾筐,现在我外甥女那垃圾筐比我这先进,昨天我说了。你就意念那样一个垃圾筐,上面没有盖,下面没有底,转圈,四周全是漏空的,所以他再倒垃圾它一点存不住,全都漏出去了。你就意念,加一个意念,我这有一个这样的垃圾筐,你倒。你这样,你自己就没接受,你就不受污染。这就是我教给你们的一个妙招、诀窍,这样别人的垃圾就污染不到你。

       再一个就是对佛法一点怀疑都不要有,你一旦怀疑了,你就背离了佛法。有的人挑毛病,没事坐那,这部经怎麼的,那部经怎麼的,这个绝对绝对是不可以的。因為你这样,你最起码的,表明你对佛法信心不足,你有怀疑,所以这个是最重最重的罪。这个是这麼说的,有一本佛经叫《灵峰宗论》,有句话是这麼说的,「一切罪中,疑罪為最」,就是所有的罪过当中,怀疑是最重的罪。「一切功德,信為其首」,什麼功德最大?信是第一位重要的。因為什麼?因為佛法是佛陀经过多生多劫,是捨头目脑髓换来的,是歷代祖师大德付出生命传承下来的。不能因為我们自己的业障深重、智慧浅薄、不理解,就去否认它,这绝对是第一重罪,以后一定要注意。你不喜欢这部经,你不选择这部经是你的自由,没有人能限制你,但是你绝对不要毁谤任何一部经典。

       对於佛法要端正一个认识,这个认识就是「药无贵贱,癒病者良」,就是说这个药是不分贵贱的,能够把你的病治好就是良药。这八个字,「药无贵贱,癒病者良」,后面还有一句,「法无优劣,契机者妙」。所以你还谤人家法门吗?不必了。这八个字就告诉你,法无优劣,没有高下,都是一,没有二,所以是契机者妙,每个人的根器不同,哪个法门契你的机你就学哪个,这就是最妙的,你不要指手画脚再去指挥别人。这是印光大师告诉我们的,就我刚才说的对佛教的这个认识,是印光大师说的。我们经常说感应道交,或者是至诚感通,这是一个意思。怎麼样能和佛至诚感通?怎麼样能够感应道交?感应道交和至诚感通,确确实实是存在的。信愿坚定,就一定能够感通。这个就像看电视似的,频道,是不是?你和谁的频道是相通的,你一按那个钮,必定是那个频道;你不和那个频道相通,你按的是别的频道,你看不著这个频道的节目,就是这麼一个道理。所以说决定心,决定心,决定你能不能和佛菩萨感应道交。

       我再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就说《净土圣贤录》裡有一个公案,这个公案是讲谁的故事?是讲一个叫僧藏法师的故事。这个僧藏法师修的是苦行,所以他的特点就是任劳任怨,就这麼一个法师。你看任劳任怨这四个字,前两个字做起来相对容易一点,任劳,我就出体力,我就干活,累一点、苦一点唄,这个好过。后面那个不好做,就是任怨,有的时候你一做好事,不但得不到表扬、得不到讚叹,还有人指手画脚批评你,你肯定心裡不舒服,所以后两个字不容易做。但是就是这个僧藏法师,他恰恰是把这四个字做得特别圆满,既任劳又任怨,就这麼一个师父,修行的功底是非常深厚的。就因為他这个深厚的修行功底,他感召到就是欲界天次第,就是一个接一个来接他,都希望到他那层天去。一开始是哪层天?是四天王天,四天王天来接他的时候他没有去。接著是哪个天?第二个是忉利天,第三个是夜摩天,第四个是兜率天,第五个是化乐天,第六个是他化自在天,欲界天一个一个来接他。欲界天来接僧藏法师,他一丝一毫没有动心,他说这个不是我要的,就是哪一天他都没有去。你们知道这个欲界天的天人,他有多大的福报吗?就是一个欲界天的天人,他剪下一块小指甲盖(指甲),他的福报有多大?三天大千世界的七宝合起来,也抵不过他那小块指甲,就这麼大的福报。要搁咱们,人家哪个天一来请咱们,咱们一看,别说三千大千世界那个珍宝,有一块金砖就够了,挟著就走了,就跟人去了,是不是?僧藏法师没受诱惑,人家这六个天来请都没请动,人说这不是我要的。就这几个字,不是我要的,就表达了他那个心,就叫决定心。他这个决定心一下,谁现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现身了,所以人家就去了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举这个例子告诉大家,我们人世间的种种诱惑,小诱惑我们都躲不过去,都扛不住,那槛都过不了;这麼大的诱惑,到时候一想,这天王来接也不错,打鼓敲锣的,还奏著天乐,多热闹、多隆重,你说我到那也有珍宝,比我这是强多了,一看比自己现在的情况强多了,满足了,行了,我去了!你就上天道了,极乐世界你就去不了了。你就缺什麼心?缺这个决定心。所以咱们真正的学佛人,一定要下这个决定心,谁请都不能去,就得跟阿弥陀佛去,这才行。

       再一个就是说,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祖师。学净宗的,我们有十三位祖师。你看看十三位祖师那个简介,他们都是念佛去极乐世界的,那不是我们的样子吗?都给我们打好样板了,那我们还有啥说的,就跟著祖师们走就没错。我说咱们就沿著这红地毯,多明显,你不再走错道。

       下一个就是相信老师,昨天在这方面我已经说过很多了。為什麼要相信老师?我们没有那麼大的智慧,得靠老师给我们传道、授业、解惑。传什麼道?你想想,净空老法师现在就是在给我们传道、授业、解惑。传的是什麼道?传的是宇宙人生真相的大道。授的什麼业?授的是成佛的大业。解的是什麼惑?是破除我们的迷惑颠倒,教导我们正知正见的惑。我们迷惑,怎麼办?得师父来帮忙,帮著我们解除这个迷惑。老师是帮助我们传道、授业、解惑的恩师、明师,所以要相信老师。昨天我说,老法师是百千万劫难遭遇的一位明师,就叫我们遇到了,所以我们是福报最大的人。这麼乱世、这麼乱年,我们有这麼一个明师在前面给我们引路,多麼幸运。

       昨天我说,净土四个方面一个不缺,你们如果要是没记住,我给你们就像留个提示,回去再想一想,我昨天讲什麼了。净土,為什麼说全了,不缺了,这个昨天已经说得很具体了。提醒一下,一个是夏莲居老居士,第二个黄念祖老居士,第三个净空老法师,第四个刘素青居士。四个人,都干什麼来了,到这个人世间干什麼来了,他们的任务是什麼。譬如说我姐刘素青,因為我俩是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相依為命。我姐念佛念了二十一年,她从一九九一年开始念佛的,读《无量寿经》,读了十个月。因為她家裡条件不好,不能读经,干扰太大,因為人家愿意看电视,你在那边读经,你不影响人家吗?所以我姐非常随缘,把方便都让给别人。所以她是读经读了十个月,念佛念了二十一年,最后发心要代我表法,一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是这麼成就的。

       师父说,现在我们学佛,不但要说,而且要做。因為什麼?你光说不做,你说了他未必能信。人家想,你既然这样说,你為什麼不去做去?所以现在下一步重点的工作,就是我们不但要说,而且要做;不但要做,而且要把它做好,这是我们当前很重要的一个任务。而且我们当前重要的说、做為了什麼?就是劝导大家抓紧一切时间,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如果你现在还不能自觉的念,你就定个任务强迫自己念。那没办法,你就由不自觉到自觉,有个过程,这也是好的。当你从不自觉转到自觉的时候,你就知道念佛有什麼好处,就这四个字它的威力应该有多麼大,应该说是威力无穷。你的心裡装谁?我告诉你,应该是装阿弥陀佛。「我的心裡装弥陀,弥陀令我心清净」,你装别的什麼东西你的心都不能清净,唯独装阿弥陀佛能让你的心清净。「身心净洁求净土,今生一定大成就」,注意那个大成就,不是小成就,大成就就是你一步到位,你成佛了。而且你念得愈好,心愈诚,你的品位愈高。你就不去想我品位是什麼,你就去了西方极乐世界,四土不管你去的哪一个土,你都是阿惟越致菩萨,阿惟越致菩萨就三不退。

       我以前听有人说,我不太知道,说某某人成佛,到西方极乐世界,完了后来又掉下来。我不知道,这个我真不懂,这个咱不能胡说,说又掉下来了。因為要是按照佛经来衡量,要按照老法师讲经给我们讲的,去了西方极乐世界,花开见佛,就是阿惟越致菩萨,三不退当中其中有一个位不退,他不会再掉下来的。他再来到娑婆世界,来到人世间,他是乘愿再来,来表法度眾生的,他不会再来受苦报的,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个问题,我认识的不知道对不对,我就把我的想法说这麼两句,供大家参考。

       今天这一讲,主要内容我就说完了。下面还有点时间,我想籍这个时间说一个什麼事,就是我这次来我想办一件事,想说几句话。说什麼?就是谈谈我对老法师在讲经过程当中提到的斯里兰卡的两所大学,还有马来西亚的汉学院,我想对这个事情说说我的看法。因為我在哈尔滨也听到了一些个议论,这个议论有褒有贬,说法不一。我想籍这个机会,把我的想法、看法说说。也可能这个又是妄念,我的想法、我的说法,是不是也是妄念?不这麼说,说不明白,那还得说。我要说这个是别人的意见,不可以这麼说,那就得说是我的认识、我的想法。我当时听师父第一次讲的时候,心裡有点震动。因為在这之前,就是师父率队去斯里兰卡住一个来月的那一次,我们哈尔滨有同修跟随师父一起去的,回到哈尔滨正好我们见面,他就给我一本书,就是斯里兰卡之行有一个小册子,那上面就介绍的这两所大学,还有照片,还有一些法师们的画。因為有的是外国字,我不太认识,中国字我明白,各位法师对这个事都是持讚叹的态度,就是这样的。因為我先看的这个小册子,我是后听师父讲经的时候提到这两所学校和那个汉学院的,因為汉学院那个事我早知道,因為那年我和师父一起出国去马来西亚的时候,我记得第一站我们就去的汉学院的那个位置,就是那个位置。因為当时那块地已经买下来,已经平整好了,就是一片空场子。我们进了马来西亚以后,车直接把我们拉到那个地方,说这就是未来马来西亚汉学院的位置,而且还有蓝图,有图,我们看了以后确实是很漂亮、很殊胜。所以这三个地方,就是这一次听师父在讲经的过程当中,可能是多次提到。也可能是多次提到,就有些个同修就发生了一点误解,错解。对於我来说,我是这样说,你是不是有点误解师父,有点错解师父的意思?但是对你来说,你可能认為我就这麼想的。那没关係是不是,各人有各人不同的想法。

       对这个事我是这麼想的,譬如说在马来西亚建立的汉学院,在斯里兰卡建立的世界宗教大学和世界佛教大学,也可能叫国际宗教大学、国际佛教大学,就是这个意思。我认识到什麼?这是老法师在他的晚年所做的一件意义深远的大事,它的意义的深远程度不可测及。我用的这个词,不可测及。你怎麼测,你也测不出来,它的深究竟有多深,它的广究竟有多广,我觉得没有一个人能测得出来,就说明它的意义深远的程度。就这两件大事,可以说是将永载史册的,永远不会磨灭的。这一点,我先把话说到这儿,让歷史来做见证。你们想,老法师已经八十七岁高龄了,建立这样的汉学院,建立这样的佛教大学、宗教大学,老法师能去当官去、当院长去,是不是?老法师这两天讲的,你听懂没有?老法师说他要去干什麼?当教授,培养学生,我培养几个学生。老法师这个汉学院和这两所大学不是给他自己建的,不是给他自己建的道场。你们好好琢磨琢磨,这叫大学,不是寺院,是不是?因為师父的理念是,要把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那什麼能回归到教育?上哪去恢復去?得上学校,学校是讲课的地方,对不对?所以你这麼一体会,你就理解师父的一片苦心。这是我的第一个认识。

       第二个认识,就是老法师在马来西亚建立的这个汉学院,这是老法师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举措。我再说一遍,在马来西亚建立汉学院,这是老法师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举措,是把中国的传统文化推向全世界、利益全世界、挽救全世界,实际践行的重要步骤。能不能够这样认识,这种认识高不高,是不是?中华传统文化,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无法企及。為什麼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不是中国的政治,不是中国的军事,等等等等,而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老法师说,為什麼要把《群书治要》翻译成英语、外文?為了把它传播到全世界去。因為这本书不但救中国,而且救世界,救这个地球,救全宇宙。所以我们能够认识到这个,你怎麼能让全球、全世界都能享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利益?只有把它推出去,推向世界。先推出去,然后才能利益世界;你不推,你包著、裹著的,世界不知道,它就得不到利益。所以这种传统文化推到全世界以后,它的结果必然是在全世界开花结果。你说这个体不体现老法师的一个思想、一个理念?没有分别,没有执著。对不对?没有分别。

       有的人是这样说的,我听到两种议论,一种议论是说老法师在化缘。讲了几次这两个学校,有人就说了,老法师说他不化缘,他这不是化缘吗?老法师上哪化缘去了?他上你那个腰包裡掏钱去了吗?说话要有证据。这是一个。再一个说法说,把钱都弄到国外去了。心量小,全世界你都容纳不了,你说虚空法界的苦难眾生,你能包容得谁?所以说我再三的劝告大家,一定要拓开心量,学习老法师那个大心量。就这麼一件事你就想到,你这个倒想了,可能想到中国了,你就是想到中国你还是小心量,你為什麼想不到全世界?為什麼想不到全球?為什麼不想虚空法界一切苦难眾生?我说这话也得挨批,人家说就妳能,就妳想虚空法界一切眾生。你说我也得想,我就是这麼想的,而且我要这麼做,这是阻挡不住的。这是第二个我的认识。

       第三个我的认识是什麼?建立这两所大学,咱们先说世界宗教大学,这是老法师的世界宗教是一家的具体体现,是不是?如果不是这样,老法师就管咱佛教就完了唄。再具体一点说,就管咱净宗就完了唄,在斯里兰卡建立一个净宗大学,你说这不就利索了吗?还省事。為什麼要建立一所世界宗教大学?老法师说,要把所有的宗教都回归到教育,这个心量,你能体会得到吗?你用你的小心量去衡量师父的大心量,你太微乎其微了。所有的宗教是一家,我记得有一本书,名字就叫《世界宗教是一家》,那不是说说就完了的,那是要落实的。师父这些年,无论是在新加坡,还是在马来西亚,还是在印尼,还是在咱们香港,做的是不是这件事?把所有的宗教团结起来。有第二个人在做这件事吗?我还没发现。这就是我们师父世界宗教是一家这个理念的一个具体的体现。所以我说,净空老法师真是宇宙的老法师,是虚空法界的老法师,他不是我们哪个人的老法师,也不是中国的老法师,你要把这个问题看明白。

       在斯里兰卡建这个世界宗教大学,它未来是一个什麼前景?是世界宗教的中心。你们等著看,将来斯里兰卡一定是世界宗教的中心,一定是世界佛教的中心,那就是给虚空法界立的一个样板。老法师在晚年给我们留下的是什麼,你们仔细琢磨琢磨,可贵不可贵?有没有第二个人现在站出来做这件事?没有。老法师高龄,可不可以為了自己我消消停停的?我自己在屋裡读读佛经,或者是我给大家每天讲两堂课,其他的我就休息,我养养我自己。老人了,有时候我就挺心疼师父的,我这不到七十岁,有时候还想有点疲劳。师父都八十七岁高龄了,师父什麼时候说过疲劳?我一想,我自己有点累的时候,我就特惭愧,我说你跟谁说你累了、你疲劳了,有时候就很责备自己,觉得自己太无能了,怎麼能这样!师父在前面给你做那个样子,后面你都跟不上趟;师父走三步,你这小跑,你还跟不上趟,太惭愧了。所以我说我是师父的门外弟子,有的人认為我假谦虚;我不是假谦虚,真谦虚,我真是师父的门外弟子,跟不上。跟师父没法比,就学呀学呀,紧著跟著跑,跑著颠著学,才学到这个分上,你说是不是还得继续努力?这是第三个我的认识。

       第四个,在斯里兰卡建立世界佛教大学,前面那不是宗教大学吗?这个是佛教大学,这是老法师另一个重要理念的具体落实。什麼理念?就是要把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这是他老人家倾其一生的心血,所要做的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刚才我讲课过程当中说那个佛法,是佛陀肝脑涂地换来的;现在我告诉大家,老法师做这件事情,是倾其他老人家一生的心血所做的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老人家五十五年不疲不倦的讲经说法,做的就是这件事情,这就是老法师的心愿。我知道师父的心愿,就是要把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这是师父的一个心愿。另一个重要的心愿,培养讲经说法,弘法人才,就是得后继有人。这是师父心裡念念不忘的两件事情。所以说这件事是一次实践。学释迦牟尼佛,走释迦牟尼佛的路,师父他老人家是在实实在在给我们做出来看。师父说了,现在是在做了,这不就是他老人家在给我们做样板吗?我们看不明白吗?还说三道四。所以说人家看不清楚,我们要看清楚;人家看不清楚是人家的事,我们看不清楚是我们的事。如果不把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真像师父说的,我们对不起释迦牟尼佛。本师释迦牟尼佛教给我们的是教育的佛教,不是宗教的佛教。现在是一种什麼境况?人人现在是不是有点熟视无睹了,好像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都麻木了,麻木不仁了,只有头脑清醒的才能提出来这个问题。

       再一个,第五方面,我的认识。在马来西亚建立这个汉学院,在斯里兰卡建立的这两所大学,这个举措超越了国家的界限,超越了民族的界限,超越了宗教的界限,超越了时空的界限。四个界限,超越了。你不要简简单单的就看作是一个学校,还建立在斯里兰卡。你放眼世界、放眼全球、放眼虚空法界,你就会体悟到这件事情太重要、太殊胜了,所以第一个我说它意义的深远不可测及。

       第六个认识,这是老法师给虚空法界一切苦难眾生留下来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真正的大福田。我说这条的时候,我自己心裡也想了,这条会被攻击的,因為已经说师父在化缘了,这刘居士紧跟师父身后,这不也在化缘吗?我没上任何人腰包裡去掏钱,我没有动员任何一个人,我是把我的认识说出来,表达一分我真实的心情。我只是说我自己的,至於你们怎麼看、怎麼说、怎麼想、怎麼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和我没有关係。你说,刘老师都说了,我们不做好像不好意思。你千万别不好意思,你永远好意思我都不反对,是不是?我做我的,你做你的。你别做完了人家一问,说那刘老师要不说,这事我不能做,因為听她讲了我才做的。你可别听我讲了你才做的,你发自内心愿意做你就做,你不愿意做,我绝对不强求任何一个人。反正师父告诉了,这是福田,我告诉你们这是大福田,我前面还有个词,真正,那就看你咋理解了。

       因為这件事情,师父的这几个举措,确实是让我感到震惊,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只有佛力加持才能达得到。不是哪个人的力量,哪几个人的力量,哪一个国家的力量,所能完成的。没有佛力加持,就是做不到,这就叫不可思议。你想,在这个乱世,竟然还有斯里兰卡这麼一片净土,真是佛菩萨慈悲到了极处,让我们在没有希望的前提下看到了希望,给我们坚定求生净土的信念。说白了,让眾生们有盼头了。是不是有盼头了?纵然是千难与万苦,回归极乐我们不能停步。大家看到希望了,看到曙光了,我们就有奔头了,这个举措确实达到了这个目的,凡正我听了以后心裡特别生欢喜心。这就是上面我说了六点,我对这件事的认识。我只是说给大家听,供大家参考,没有其他意思。

       下面我想说说,就是你既然是这麼认识的,你拿出点什麼实际行动。我这次真想做点事,就做这麼一件什麼事?我也没保过密。曾经有人说过,妳每次去师父给妳钱,妳都告诉人家干啥?妳讲经妳老说它干啥?我没觉得我说有什麼毛病,这个还用保密吗?还用掖著、藏著的吗?我是想通过这件事告诉大家,师父喜欢我,不是喜欢我刘素云这个人,而是喜欢真正的念佛人,他希望我给大家做个样子。我说我是代表你们的,不是我这个人如何能。你理解偏了,那就是你的事。我以往任何一次来香港,我没带一分钱,我这回带钱了,我就公开的告诉大家,我拿钱来了。我干啥?供养。我拿了多少钱,不能告诉大家。我拿的什麼钱能告诉大家,我拿来的这个钱,就是师父给我的钱。师父给我的钱我花了一部分,我干啥花了?同修们有困难,我帮他们了,我就拿师父这个钱帮他。然后有同修要往生了,希望见我最后一面,我拿这个师父给的钱我去的。凡是我去的,我都给他们钱了。他们不好意思要,我说傻瓜,这是师父他老人家的钱,你多大的福报,你怎麼还能拒绝?一个都没拒绝,都送出去了。所以就是说师父给我的钱我用了一部分,现在还剩一部分,我就把剩这些部分,不管中国钱也好、外国钱也好,我统统的都拿来了,我就用这个钱捐给斯里兰卡这两所大学,包括马来西亚的汉学院。是不是為我自己种福田?因為我知道,这个福田大了,大福田,而且是真的大福田。我这个钱捐到汉学院也好,还是两所大学也好,我是代眾生种福田,我代虚空法界的所有苦难眾生种这个福田。不一定钱数有多麼多,师父说了,你尽一分心,你有一分钱你就尽一分钱的力,你有一万块钱你尽一万块钱的力。你说我现在是不是佔便宜?我拿师父给我的钱我再供养给师父,然后再供养给斯里兰卡两所大学,我这回我就要做这麼一件事情。我们现在都準备好了,等我临走之前,我就把这个钱交给师父,请佛陀协会代我办这件事情。因為对这个钱我实在是弄不明白,我不认识,我还数不清数,我不识数。所以都有同修帮忙,代我把钱的问题都整明白了,我的任务就是把它供养给师父,我就完成任务了。这次我就想做这麼一件事情。

       可能这张光碟要出去了会引起轰动,大概是褒奖的也有,有人高兴,刘老师给我们做样子了;有的人可能说,这个傻老太婆,又在胡说八道,又在引导大家干什麼。你要说我能起一定的引导作用,那我也不反对,我是想把大家往好的地方引,往好的地方导,至於你跟不跟,我没强迫你。可以说就是我这次从哈尔滨来香港,就这个事,我要做这件事,我曾经见同修们的时候,我没说得像今天这麼详细。我说了,我说我这次去香港我要做这件事,我要把师父给我的钱我拿去,我捐出去,这个事我说了,哈尔滨的同修有反响。后来,因為他们不知道我俩六号就起程,可能以為我们俩将来参加后面那个法会,可能他们正在酝酿準备,準备著钱让我俩捎著的。后来大云跟我说,刘姨咋办?我说别声张,他们不知道我俩六号走,等他们知道,我俩已经到香港了。他们谁愿意捐谁自己捐,自己的事自己来办。这个就算我这次来香港做的一件事,至於它能起什麼样的作用我不去想它,因為我自己发心发意我做这件事情的,别人怎麼办、做不做,和我都没有关係。千万别看刘老师的面子,我没有面子,我这人现在学佛学到就没有面子,就是一切随缘,你想做你就做,你不想做你就不做。利用最后这一点时间,我就把这个问题,把我的态度表明了,把我要做的事也说明了。今天的时间到了,就到这裡,谢谢各位。
  评论这张
 
阅读(8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