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佛教是佛陀的教育,是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是智慧的教育、觉悟的教育。

 
 
 

日志

 
 

刘素云老师:我为净土鼓与呼—文字版  

2013-04-17 11:32:00|  分类: 刘素云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素云老师:我为净土鼓与呼—文字版 - 德昌 -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我为净土鼓与呼》1-5集视频及文字地址:
        http://new.jingzong.org/Category_526/Index.aspx

        如下为第一集文字版:

  尊敬的各位法师,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晚上好。很高兴相隔九个月之后,我们又在这裡见面了。我上一次来香港是去年的六月中旬,来香港 参加《大经解演义》学习分享报告会,是六月二十九号离开香港回哈尔滨的,到现在正好是九个月的时间。可见时间过得多麼快,我觉得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样。这一 次来香港,大家都知道,因為师父他老人家八十七岁寿诞之日,表示祝贺。再一个,就想把这九个月我在家裡,按同修们的话说,刘老师一直在家猫著,妳在家裡都 猫著都干些啥,来向大家匯报匯报。一是向师父他老人家匯报,二也向各位同修们做一个匯报。

  我这次来香港讲的大题目是「我為净土鼓与呼」,这是总的大题目,一共是讲十个小时,每天两个小时,从今天开始到二十九号结束。然后每一天又有一 个小题目,比如说今天在大题目的下面那个小题目就是「感恩姐姐代妹表法」。然后每天都有一个不同的小题目,就是这样的。我今天為什麼要讲这个题目,我在来 之前我就想,因為我姐姐往生这件事情,可以说引起了比较大的轰动,我听说有的外国同修都往国内来电话或者来短信,询问这方面的有关情况。我想我这次来香 港,这个题目可能也是同修们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我就把它安排在第一天来讲,省得大家心裡放不下。今天我就讲讲「感恩姐姐代妹表法」。

  我想先和大家报告一下,我姐姐这次往生表法,她的因缘是什麼。在光碟裡我曾经说了一部分,有一部分在光碟裡我没有说,我今天想在这裡就把这个情 况如实的告诉各位同修们。我姐姐表法她的因缘是这样的,去年六月份我来到香港以后,因為那一次两个方面,就是协会这方面,还有活动那方面,一共是安排了十 节课,还有三个答问。在答问的过程当中,很多同修提出来关於往生的问题。从这些问题裡,我感觉到大家还是对往生极乐净土信念不是那麼太足的。当时我想,从 咱们净土法门来说,信解行证这四个方面,信解行都具足了,还缺一个证。因為前三方面,比如说有咱们《无量寿经》的会集本,这可以说是第一善本,有黄念祖老 居士的《大经集註》,有净空老法师的演讲弘传,那谁来作证?这就是如果这个证要具足了,那信解行证这四样就都圆满了。

  我当时在香港没回哈尔滨之前,我就有个想法,现在急需一个表法的人,表什麼法?表活著往生的法。因為现在很多人说,我也没看见什麼叫活著往生, 总是心裡还有点犯嘀咕,不是那麼太踏实的。我想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把活著往生这个法确确实实的表演给大家看,这对於大家修学净土法门的信念会有一个很大的提 升。我当时想这个作证,谁来作证?我可能有点不太谦虚,我掂量来掂量去,我想这个事还是我是最佳人选。昨天我跟同修说,大家都笑了。我说这个事我要去找别 人,我说你来表演表演怎麼活著往生。人家要说,刘居士妳咋不表演,你為什麼让我表演?这话还不好说。所以我想来想去,我觉得我是最佳人选。因此我就想这一 次(就是上一次),回哈尔滨以后我就想来做这个工作。

  回去以后我就跟我姐姐透点消息。我為什麼要跟我姐姐透点消息?因為爸爸妈妈去世之后,可以说姐姐和我应该说是相依為命的姐妹俩。因為我只有这麼 一个姐姐,妈妈和爸爸走了以后,姐姐尽了她姐姐的义务,也代替了妈妈,对我那个关爱是没可挑剔的。我想如果我突然的走掉了,可能我姐姐接受不了,那怎麼 办?我想我先给她透点消息,让她有点精神準备,否则到时候她万一接受不了怎麼办,对她还是有点担心的。我记得我就给我姐掛了个电话。因為我俩住的地方相距 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那麼远,我在市内住,我姐在平房区住,所以见面的时候不是很多。我就跟我姐打了个电话,我说姐,现在特别需要一个表法的人。我姐说:表 什麼法?我说表活著往生的法。我说姐,这个事我怎麼觉得我比较合适,我想表演表演,给大家做个样子。我姐当时电话裡那头就说:小云,不行,妳不能走,妳得 留下,因為妳的任务还没完成。当时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没再往下说什麼,我姐那头电话也没吱声,也没说什麼,我这面也没说什麼。过了大约一分多鐘,我姐就 说:小云,妳怎麼不说话了?妳是不是不相信我?妳觉得姐表演不好吗?我说:没有没有,姐,我没那麼想,我觉得咱俩还是我表演比较合适。我姐说:那不行,我 来演。就这麼三个字,我姐说「我来演」。我姐接著说了一句:小云,妳放心,妳相信姐姐一定能表演好。我说:我相信,我相信。实际这个时候跟我姐姐说这个, 不是说我心裡就想姐那妳就表演,没我事了,我不是这麼想的。我只是想给我姐透露个消息,让她有点精神準备,然后我该什麼时候表演我就什麼时候表演,这样她 也就基本能够接受了,我当时就这麼想的。

  因為在离开香港的时候是六月二十九号,我记得中午和师父一起用餐,用完餐后我就给师父顶礼三拜。我每次见师父和离开师父我从来没哭过,我以前看 有的同修见师父也哭,离开师父还哭,我还觉得挺奇怪,我寻思哭啥,见师父不高兴吗?离开师父也不高兴,那还可以再见!我就这麼想的,因為我特别单纯。我还 跟他们说,我说你别哭,你一哭你就看不清师父了。结果这一次,就是去年六月二十九号离开师父的时候,我给师父顶礼三拜的时候,我是硬把眼泪憋回去的,我当 时心裡确实是挺酸楚的。我当时心裡在默默的跟师父道别,我心裡是这麼想的,我说师父,对不起您老人家了,弟子要先回家了,咱们西方极乐世界见。这是我内心 的话,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别人谁都不知道。顶完礼以后出来,车就在门口等著,我上了车以后我就心想,司机师傅你赶快开车,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万一哭出 来怎麼办。结果那个师傅他不动,我也不熟悉也不认识,我还不好追师傅快点开车,那就搁车裡坐著。我心裡就想,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哭,我就这麼想的。这个 时候师父从我们用餐的那个屋出来,就往他住的那个屋走,我就目送师父的背影走进了那个大门。这个时候定弘法师从屋裡出来递给我一个包包,当时我知道,那肯 定又是师父给我拿的钱。我说定弘师,我不要钱,我不需要。实际我这个话,就是我已经要往生了,要走了,我不需要钱。定弘师说,师父给的,不能推辞,妳必须 得收下。那没办法,我就收下,我就直接递给小刁。然后这时候车才开,开了这一道,我就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师父了。当时就是这种感觉。所以回去之后,这 个经过我没有跟姐姐学,我只说需要有个表演的,我想试试。我还是笑呵呵电话裡跟姐说的,我想半开玩笑的说,别让她高度紧张。她该仔细扣我了,问我到底怎麼 回事。我不能说得太细,我只能透露点消息给她。这个就是我姐姐这次往生表法的第一个因缘,因為我把消息透露给姐姐。

  第二个因缘,这是姐姐走了之后我才知道的,姐姐又有新任务。这个在光碟裡你们看我姐她亲自说出来的,我也是在她跟前守著她的时候我听她这麼说 的。她告诉大家,我必须提前回家,我有新的任务。可能你们看过这光碟,对这句话印象应该还是满深刻的,那也是我第一次听见。再一个姐姐往生的因缘,就是后 来她留下的三十五首偈子裡体现出来的,就是要為弥陀传真音。传什麼真音?就是末法九千年眾生靠什麼得度?靠这一部《无量寿经》,靠一句阿弥陀佛佛号,她就 是要代弥陀传这个真音。

  刚才我说的这三条,就是我姐姐这次往生表法的因缘,我这次说到这儿应该是说全了。因為我刚才说的其中有一小部分,我在光碟裡没有跟大家说,我怕 说了以后又引起轰动。因為有人总是担心我现在往生,别人不说,我就知道刁居士就因為这个都哭了两鼻子了。有一次她看了我写的东西,当时坐在我家床上就哭 了。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说小刁,妳怎麼看了,妳哭了,妳哭啥?那不行,这不行,今天不就是现场问师父吗?刘大姐她说要往生,师父你说行不行?当时那麼多 人就给师父跪下了,就是这件事。后来师父今天告诉她,说往不往生谁说了算?阿弥陀佛说了算,阿弥陀佛不来接她,她往生不了;来接她,该走就走。这回刁居士 高兴了,回来跟我说,这回我心裡有底了,阿弥陀佛不接妳,妳走不了,妳自己别老想往生的事了。所以说往生这个事不是一件什麼叫人挺担心的事,反正我是做好 这个思想準备了,我就是几年前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了,现在我也不变,我还是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什麼时候接我回家,我就什麼时候走,随时随地做好 準备了,我一分鐘都不会耽误的。对於这个世间,我现在可以说没有什麼牵掛,没有什麼留恋,因為我知道那个本有的故乡是多麼多麼好!我回去以后我还可以长本 领,我还可以倒驾慈航,我再回到娑婆世界来度眾生,这是一件多麼好的事情!那為什麼非得要留恋现在这个世界,留恋这个所谓的家?不必留恋了。我现在真是做 好了百分之百的思想準备,随时都可以走。我就简单把我姐姐往生表法的因缘,说了这麼几句。

  第二个我想跟大家交代一下我姐姐往生的经过。因為在光碟流通以后,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我看有这麼几条,一条是有的同修们没有完全看明白,有些 疑义。这很正常,因為那麼长的光碟,大约都看完了,也得好几个小时。如果不是这麼精简的话,要把当时录的全都製成光碟让大家看,没有三十个小时可能看不 完。这个是压缩了,但是绝对是原汁原味的,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只是因為当时我们的设备不行,技术也不行,三个人录的,就看这一段谁录的更清晰一些,就把谁 的用上了,是这样选的。所以我当时在光碟出的时候,我就说了,我说这个光碟我是从头至尾跟下来的,可以说它是真实的,没有任何编造,也没有任何加工,也没 有任何杜撰。我记得在光碟裡,我把这些话都说给大家听了。因為大家有的没看懂,所以今天我想把姐姐往生的经过,再比光碟更详细一点的跟大家报告报告。这是 一个没听懂的。

  再一个就是不太相信的,真能是这样的吗?比如说有的是同修也好,还是哪些人也好,在网上说,刘素青老菩萨是饿死的。还说出理由,為什麼说是饿死 的?因為在光碟上没看到有人喂她蛋白粉。这个名我记住了,因為他特别提到这个蛋白粉。我当时看到网上这个消息之后,我就笑了,我说这个人家看的也没错,确 实是没喂她蛋白粉。而且她也不是饿死的。我姐姐是十一月十七号那天中午,光碟上有那一段,我们在一起吃的中午饭,我们围著一个小长的桌子坐在她的床上,大 家热热闹闹的吃中午饭。那个是我姐可以说在人世间的、在娑婆世界的最后一餐,最后一顿饭,那是十七号的中午。十八、十九、二十这三天确实是断食,她没吃 饭。她是二十一号中午走的,如果加上二十一号,一共是四天断食。但是我在这裡可以坦诚的跟大家说,你就看她那个光碟录的每天的表情、表现,她哪像饿死的 样?所以这个可能有些同修就是半信半疑,真是这样吗?这个是第二种情况。

  第三种情况,不排除有些人比较排斥,比如有的人说我在编故事骗大家。看到这儿我也笑了,一是我不会编故事,二是这样的故事也编不出来,其他的故 事如果说编编,可能还有点门。关於生死大事,关於往生的事能编故事,而且完全兑现,好像这个故事最起码我是编不出来的。我為什麼说这个事的时候,可能有同 修说,妳怎麼说得那麼流利?因為都是我亲身经歷的事。我之所以来我写个提纲,就是不要把那些重点东西忘掉,我起这麼个作用。实际我不照著提纲,完全可以把 它说得很顺畅、很顺畅的。因為这几点原因,所以今天我想把我姐姐往生倒计时的十五天,挑重点地方跟大家报告报告。因為在十一月七号之前,我有很长一段时间 没有见到我姐,偶尔有时候我俩通通电话,因為我对外打电话很少很少。

  我十一月七号是到平房去看我的一位老师,去看我的一位同学。上午看我的同学,下午去看我的老师。中午上哪吃饭?我想我不能在我同学那儿吃,他身 体不好;我也不能上我老师那儿吃,我老师年龄那麼大了,都快八十岁了,我要去了,我老师还得忙乎给我做饭。后来我就让大云给我四外甥女打个电话,看看她在 没在家。因為她要不在家的话,我姐不能下地开门,她不能行动,只能坐在床上。我一打电话,我四外甥女在家,我说那好,咱们就上我姐姐那儿去蹭饭,我们当时 还开玩笑,我说上老太太那去蹭一顿饭。这样我们中午就到我姐那儿。因為她一直就像光碟上你们看的那样坐在床上,她面朝外,我一进门正好瞅著她,每次都是那 麼笑呵呵的。我一进门,我一看,我说老菩萨怎麼见瘦了,要回家了吧?我姐说:快了,快了。就这个话,实际一点思想準备没有,我俩一见面就是这个对话。

  后来,这一天是十一月的七号。十一月八号,就是我们见面的第二天,我早晨磕头的时候。人家在批我,说我什麼妳就靠信息,那我就还得这麼照本实 发,我就是得到的这个信息。你说我煽动也好,还是我怎麼的也好,我不能编,我必须得把实际情况向大家如实报告。我是每天早晨三点鐘磕头,磕到六点鐘,三个 小时。你想想我在磕头的过程当中是随著佛号磕头,这个时候我不可能动脑筋去想,想某一件事,或者是去想我姐姐往生,因為那时候我还没想这个事。就这个时 候,突然就出了这麼一段话,我现在带来这三个小纸条是最原始的,你们看看我这小纸片就知道,真是当时临时找个小纸片我就写下来了。因為如果我要是磕完头, 我再去想这段话,我想不出来。所以我必须停下磕头,马上找个小纸片,我就写出来了。这是十一月八号那天,是怎麼说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说「你姐刘素青并非 凡人,她是菩萨来度眾生的,即将圆满,往生时间在一个月之内,往生殊胜,不用助念,自在往生,一切由佛菩萨安排」,这就是当时的原话。我当时一看时间是早 晨六点十五分,就这个时间。你们可以看我这个小纸片,这就是废物利用,一个装药的小药盒,我剪开以后,裡面纸是白的,我就用它来做记录,就这麼一个小纸 片。这就是十一月八号那天我得到这个消息。我一算,到十二月八号,还有一个月时间。

  这个事儿我没有跟任何人说,我当时还想,这怎麼回事?这是八号那天,就这个纸片我记了,我就记了,我就放到我抽屉裡了。这是八号。十一月十一 号,就是距离八号又过了三天,早晨七点三十分,因為我这上我把时间记下来。七点三十分,这个时候我磕完头了,我也吃完饭了,我就坐那儿刚开始听师父讲《科 註》,我每天吃完饭以后我就进屋裡去坐著听经了。这面师父的光碟放著,我坐著在听经,这时候就出了八句话。我一寻这八句话是什麼意思?我就赶快又拿我那笔 记本,我就把它记到本上了。这几句话是怎麼说的?说「姐姐驾鹤西归去,上品上生见弥陀,姐是妹的好榜样,妹妹作偈送姐行。姐姐先行回家转,妹妹后面紧跟 随,双双回归极乐土,再返娑婆度群萌。」因為这个东西你要过后我是想不出来的,所以我就拿个笔就记在我那笔记本上。当时我就想,「妹妹作偈送姐行」,这个 偈子也不是我作的,这是我记下来的,我作不出来这个偈子,我哪有这个水平?

  我当时,就是记下来之后,我就给我姐掛个电话,我说姐,有个偈子我给妳念念。我姐说:什麼偈子?我说:送姐行。我姐说:那妳就给我念念。我在电 话裡,我就把这八句话,我就给我姐念了。念完了以后,我姐那面哈哈大笑,说了一句「我要回家了」。我这面也哈哈大笑。那个时候的心裡绝对是法喜充满,没有 一点悲哀。你看按道理,按人之常情,就我这麼姐俩个,你说姐姐要往生了,妹妹能不难过吗?我一直到现在,我姐姐已经往生四个月了,我都没有一点悲伤、一点 难过,我成天真是法喜充满,我可高兴了。就是这样,后来我不是说了四句话吗?我说「笑谈生与死,恰似嘮家常,若是不看破,怎能这瀟洒。」我真是在这裡,我 可以坦然的跟大家说,我姐姐瀟洒,我也瀟洒,我俩电话裡这头那头全是开怀大笑。你看面对的是生死,按人之常情,是生离死别,可是我们没有那种悲哀的情绪, 有的是法喜充满。这是十一号。

  再说十五号,十五号早晨也是我磕头的时候,这个快,就是一串数字。你看我这个小卡片大不大?我当时就用这麼大一个小纸片记下来的。 「2012112112」,后面我姐的名字,「刘素青」,我就记了这麼一个小纸条。这个时候我还没磕完头,我磕完头以后,我就坐在我的桌子前,我就解读这 个数字是什麼意思。我解读的结果,我想这就是告诉我,我姐姐往生的具体时间。你看「2012」是年,「11」是月,「21」是日子,后面最后一个「12」 是中午十二点,这是我解读出来的。但是我解读出来之后,我这个小纸片一直放在我自己这儿,我没跟任何人交流过,包括我姐在内,我姐不知道我有这个小卡片。 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今天还是昨天跟同修们说的,嘮嗑的时候我不是说吗?我说我知道的日期我没跟我姐姐说,我姐姐什麼时候知道的日期我也不知道,她也没跟我 说。

  这个小纸片一直到什麼时候我给我姐看的?你们看光碟,就是她往生的当天,那天上午我去了以后。我给大家提示提示,我不拿那个衣服,我说姐,让我 盛装送姐行,我说我也没穿过什麼盛装,我回家翻一件最漂亮的,姐妳看,这个算不算盛装?我姐说:行,盛装,挺好挺好。就是那个时候,我说我有个小纸片,密 码,给妳看看行不行?不让别人看。我当时就搁兜裡掏啊掏啊掏,掏什麼?就掏这个小纸片,我就递给我姐了。我姐戴上眼镜,我说妳偷著看,不要让别人看,因為 这个纸片除了我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知道。我姐看了看,然后我姐就笑了,这什麼密码,大家都知道了。这时候我才知道,肯定我姐姐知道的时间和我的是一致 的、是吻合的,如果要不是这样,肯定她说,不对,不是这个时间。没有,我姐说,什麼密码,大家都知道了。我才知道,我姐姐的时间和我知道的时间是完全一致 的。这就是她往生当天,我们算是交流吧。但是我姐也没把这话说出来,说对,小云,这个就是我往生的时间,我姐这话没说。这是十五号。

  再说十六号,十六号我就突然接到我姐一个电话,中午,非常简洁,我姐电话就说:小云,告急,提速!妳听明白了没有?我听明白了。因為在十五号之 前,有一个小插曲,如果不是那样,我也听不明白,什麼告急提速?速度那个速。问我妳听明白没有?我说听明白了。就这麼几句话,我就把电话撂了。十一月十七 号,我带著宋居士去我姐家裡。我现在可以跟大家说,我对照相、录像都不感兴趣,我这一生照相很少,我想不起来要去给我姐姐录像,不知道冥冥中是谁在提醒 我,或者是点拨我,照相录像有用,就这六个字。当时我就想,照相、录像有用,那没别人,是不是就让我给我姐去录像?所以我就给宋居士打了电话,我让她上我 家。当时她到我家都挺晚了,住了一宿,第二天早晨,就是十七号的早晨,我俩一起上平房去了,去上我姐那儿。然后当天我回来了,我就把小宋留下来,我说妳就 负责,大姐要说什麼重点的话,妳就给她录下来,我说这个就是妳的任务。小宋就留那儿了。应该从十七号开始,我姐姐往生倒计时五天,你看十七、十八、十九、 二十、二十一,五天,这是我给起个名,我姐往生倒计时五天。当时我就想,这都谁安排的?但是有第一个小纸条搁这,我每天我都拿出看看,「一切由佛菩萨安 排」,还告诉我「不用助念,自在往生」。人家告诉我多明白!所以我想,既然佛菩萨安排,那咋安排咱们就咋办,我当时就这样想。这是十七号。

  再说十九号,十九号早晨,我又在拜佛的时候,这时候我确实打妄念了。我怎麼打妄念?我就想,往生可是大事,这个可千万不能打妄语,到时候能不能 是这麼回事?如果要不是这麼回事,那不是骗人吗?我说佛弟子可不打妄语。我当时我心裡只想,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可别让我打妄语,我一辈子不会说谎话,不 打妄语,这麼大的事可别让我打妄语,我心裡就这麼想的。我这麼想的时候,我起了这个念头,当时这几句话就出来了,这是十九号早晨我磕头时候,我记著时间, 早晨五点三十分,五点半。这个怎麼说的?「莫怀疑,莫犹豫,一切信息都是真的,十一月二十一日午十二点準时表法。」这就是十九号的小纸条。所以我说我这三 个小纸条我还真都保存下来了,都在我抽屉裡放著,大概这是最原始记录。因為这个东西不是我后来想的,我写出来的,确实是八号一个,十五号一个,十九号一 个。这就是到十九号了。说实在,这几句话我记下来之后,我心裡踏实,比较踏实了,因為我想别人不了解妳,妳自己了不了解妳自己?妳不说一辈子也差不多了, 都快七十岁了,妳撒没撒过谎,妳骗没骗过人,妳说话算不算数,妳怎麼连自己都不相信了?这回一这麼说,我心裡落地了,我踏实了。

  另外我又回想,二00三年我送张荣珍往生,那是我第一次跟同修一起去送咱们的佛友往生。我以前我不知道送往生是怎麼回事,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提 前半个月,告诉我她还有半个月往生,当时弄得我脑袋都胀多大。她还有半个月往生,往生不就是死了吗?因為二00三年我什麼都不懂,这个真的不能说。我就写 了个小纸条,就像这次似的写个纸条,自己揣著,跟谁说?不能说,这是真的是假的?结果剩三天的时候,我就想妳说不说?妳不说,她家裡就丈夫、儿子,一点没 準备,人家爷俩都不信佛。妳说说了,人家爷俩要问我,我们这人还这麼精神,妳咋说她就要死了?人家问我我咋回答?我就犹豫,说还是不说?因為每天早上我八 点多鐘坐公共车上她家去上班,晚上从她家下班回来,我那二十来天我基本是这麼过的。后来临从她家回来之前我就想透透消息,我就跟她丈夫说,我说长庆,荣珍 好像还有半个月往生,但是到现在我算算时间还有三天,已经过去十二天了。人家她丈夫就说,大姐,啥叫往生?我还不会解释,我就照本实发,我说往生按老百姓 的话说就是死了。我就这麼乾乾脆脆的跟人家说。她丈夫就说,大姐不能吧,她这麼精神的,说话乾巴乾巴的,能死人吗?我说那我不知道。他说谁告诉妳的?我说 不知道。他说那妳怎麼知道的?我说反正就我知道。就这样的,这我不就知道了吗?这一次事实验证,张荣珍往生确实是和我知道的一模一样。她那时候告诉我一个 时间是午时三刻,当时我不知道午时三刻是啥时候,我就问小宋,我说妳知不知道午时三刻是什麼时候?小宋说,我看她还算一算,她说十二点四十五。她说大姐妳 问这个干啥?我唯一的把这件事情,就是张荣珍往生这个具体时间,偷著趴在小宋的耳朵上告诉她的,她的丈夫和她儿子我全没说。然后我把这个条,我就压到她那 果盘的底下了。我想到那时候她要往生了,这个条子可以作证,不是我现写的。如果人家不往生,这个条子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那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件事。那是百 分之百準确了,她确实是那个时间往生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就是我们刁居士的丈夫老齐,齐树杰。我认识老齐,从第一次见他到他走,一共是七天时间,所以我后来一直说,我说我和老齐的缘分就是七天。我 是阴历七月十二见的老齐第一面,阴歷七月十四,又是拜佛的时候,就告诉我老齐七月十八往生。我真想把这个信息告诉刁居士。我记著我上她家,我说刁告诉妳个 事,我知道妳家老齐啥时候往生。小刁说大姐妳别说,我没定力,妳说我老惦念著,妳自己知道就行了。所以除了我以外任何人不知道,因為小刁她不让我告诉她, 我就没告诉她。当时想,这个是不是?心裡还是有点犯嘀咕。等到阴历十七那天,人家老齐告诉我,大姐,我明天走。你看,告诉我的是阴历七月十八,他告诉我明 天走,第二天就是阴历十八。你看,我俩又没有交流,你说这话,我当时这脑袋嗖一下,我心裡想这话怎麼从他嘴裡说出来了,不就我自己知道吗?我当时还这麼想 的。结果老齐也确实是那个时候走的,时辰都不差,他用手跟我比划的时辰,我俩后来可以说就是一种心通,他想啥我知道,我想啥他知道,我俩不用语言交流,因 為当时有佛友在屋裡念佛,可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现在回头想,是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他瞅我,我瞅他,我就知道他要干什麼,他也知道我要干什麼,我 俩就像打哑语似的,就这样。我俩一共就七天。

  我记得临走那天早晨,他是九点半,九点三十五走的。早晨小刁过来跟我说,大姐,谁谁谁说了,就老齐这样,半个月也往生不了,那些念佛的佛友我让 他们都回去,我打发他们都回去,啥时候需要再来。因為我知道时间都快到了,我又不能说。我说:我不知道,妳愿意打发妳就打发,愿留就留。她说:那我都让他 们回去了。我说:妳自己安排。小刁就上内屋,就把这些念佛的佛友都打发了,你们都回家,什麼时候需要你们再来。结果这些佛友就回家了,有的近可能到家了, 有的远一点还没到家,人走了。我出去告诉小刁,那时候小刁眼睛都瞪圆了,意思说这麼快走了,不是说半个月走不了吗?走了,我把陀罗尼被都给他盖好以后,我 告诉小刁,我说通知佛友来念佛。小刁打电话,人家有的佛友搁车上还没到家,又直接往回返。这是第二个準确的。

  第三个就是大云的奶奶。你看她奶奶,我是六月二十一号到香港,然后我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奶奶是六月二十一号往生,不能跟任何人说,只有我自己知 道。大云说:刘姨,奶奶最近好像有点不太好。我就跟大云说,我说大云,回去跟奶奶商量商量,告诉奶奶我去见老法师,我七天回来,能不能等我七天?大云跟奶 奶一商量,奶奶说等。你说这个也是巧合吗?我二十一号到香港,二十八号返回哈尔滨,奶奶是二十九号往生的。

  一件事,我当时就我姐这个事,我就回忆,就是二00三年到现在我经歷这几件事,它怎麼都那麼準,都是巧合吗?都是别人骗我吗?没人骗我,人家告 诉我的都是对。但是到现在究竟是谁告诉我,妳说谁告诉妳的?我真说不出来,我也看不见影,我也听不著声,我就是知道。这种知道是怎麼个知道法,你让我再说 详细、再说具体,我也说不出来,我比划我也比划不出来。但是我跟大家说的这个过程绝对是真实的,没有一点虚构的。如果我要是虚构我可以编,我说我听著声 了,我听著谁谁告诉我了。人家不是那样,我不能那麼说。这是十九号,那就是还有两天往生,剩个二十号,还剩个二十一号。

  二十号这天,障缘。咱们问,你们也很关心这个障缘,二十号那天开始,障缘开始出现,在十九号之前没有什麼障碍,一切都很顺利。二十号障缘就开始 出现了,我在这裡说,如果将来要出光碟,孩子们看见了肯定会对我有意见的。可能我姐的孩子说,我老姨妳咋把这还说了?那我家孩子可能说我,妈妳咋说这个? 那你说我不说我怎麼办,我怎麼能把这个事表达明白?障缘好几个,我就说说家裡的这个障缘,外面的障缘我就不说了。家裡的障缘,我概括一下,就来自於我姐姐 的至亲至爱的亲人。那至亲至爱的亲人都是谁?我姐的几个孩子,三个女儿,两个女婿,一个儿子,一个儿媳妇,你看这再加孙子什麼的,这也七、八个,这障缘主 要来自於儿女。再一个,我也就不保密,来自於我的孩子,我姐姐最喜欢我家姑娘,因為就这麼一个外甥女。恰恰这个最大的障缘,就来自於这些孩子们。

  為什麼我能看明白这个事?因為事先我知道,我姐告诉我了,就是在往生之前我姐说:小云,有障碍,我走之前有障碍。我说我知道,我没有说具体障碍 是什麼,但是我姐告诉我,有障碍。因為当时又是不知道谁告诉我的,说「有障碍,掀不起大浪,翻不了船,韦驮菩萨亲自护法」,就是这一句话。还有一句话告诉 我,「退则是进」,这就是指导我的,知道我脾气比较急、比较暴,告诉我退则是进;还有一句,「以静制动」。这两条没白嘱咐我,在我姐往生遇到障缘这个过程 当中,这两条我做到了。所以你们看光碟可能看我的场面不是太多,但是后来去送我姐往生的同修都说,妳怎麼那麼镇定,那麼沉著,那麼冷静,不急不躁?障缘都 到那种程度了,可以说都闹起来了,我不慌不忙。因為人家两次把我从屋提溜到走廊去了,不大点儿小走廊都站满了人,跟我一顿喊,不让念佛,念佛声大。我说好 好好,声大,我们小点声念,我赶快告诉佛友们小声念。我们这面刚刚小声念,又把我撑出去,不行,小声念也不行,得睡觉,意思我姐得睡觉。我说好好好,我们 小声念,我们也不念了,睡觉,就这样。结果我姐人家自己说的,大点声念,我听不清楚。这是老人家自己说出来的,不是不让念,不让大声,也不让小声吗?人家 我姐自己说的,大声念,让人把念佛机放大声。你们看,听没听出来,大声,一会儿小声,一会儿大声的,后来為什麼大声?就是我姐说话了。看没看我姐有个眼 神,往上瞅,你们再反覆看那光碟,你看她有个眼神往上瞅,面带笑容,嘴角是往上的,说了一句,「今天就是度她的」。那个是指谁?我姑娘。她外甥女,跟她大 姨关係最密切的,她大姨最疼爱的外甥女。

  后来,就是事情过后,我跟我姑娘探讨过,我说姑娘,妳大姨往生的时候妳怎麼想的?我说妳是不是对预知时至往生不太了解,妳不明白,是不是?她 说:妈我明白,我读那麼多佛经,我看那麼多《高僧传》、《往生传》,我懂,我知道什麼预知时至往生。我说妳既然知道预知时至往生,那妳大姨往生的时候,妳 怎麼这个表现?我不想让我大姨预知时至往生,妳们给我大姨念佛行,送我大姨往生我不满意。她把她的心裡话说出来了。后来我那个外甥、外甥媳妇过年上我那儿 去,我也跟他们探讨探讨。尤其这个外甥媳妇,我说妳妈妈往生的时候,妳们都是怎麼想的?跟老姨说说。我外甥媳妇这麼说的,老姨,我都说直话。我说妳怎麼想 妳就怎麼说。她说:老姨妳别生气,我当时一个想法是,我们家老太太就是往生,你们来这麼多人干啥?裡裡外外都是人。嫌去的人多了。实际去那些人,真的一个 我都没请、没通知,那都封锁消息又封锁消息,就去了那麼多人。所以这孩子说,我们家老太太往生你们来干啥?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说,老太太这麼精神,每天 跟大家谈笑风生的,有说有笑的,你们干嘛非得要送我妈往生?这意思好像妳这个老姨也太没正事了,因為妳就这麼一个姐姐,妳说妳非得要送妳姐往生。她就以為 是不是老姨和她妈妈在搞什麼名堂,所以她很不满意。

  再一个我可以跟大家交代一下,就是这个障缘实际是我姐这次往生表法其中的一个内容,这个在之前我姐跟我说了,我姐说一定要度人。我為什麼后来让 小宋去给我姐录像,我突然好像明白了,就是我姐这次走,她一定要度人,一定要度眾生。所以就鑑於这个,我姐告诉我,她说:小云,我走的时候遇到障缘,这个 是我表法很重要的一个内容,而且是一般人不太容易理解的。我说我知道,姐,凡是能够障碍的,基本都是妳身边的人,外人离妳大老远的,他想障他也障碍不了, 就这麼的。所以说这个障缘的出现一点不奇怪。因為事先我认為是佛菩萨点化我的,告诉我「退则是进,以静制动」、「掀不起大浪,翻不了船」,所以我就吃定心 丸了。因此你闹到什麼程度,我也不慌不忙,甚至人家都跟我,都直蹦高,我报警,抓妳。我说,那妳就报!谁来抓我就抓去。有同修问,那谁,敢这麼跟老师说 话?有位同修认识,说那刘老师姑娘。有位同修说,这不行,咱们是不是得冲上去了?完了他们说不能冲,你们看老师是什麼态度。我就是不吱声,我也不惊慌,我 也不失措,我也不生气,我就是慢慢的,一句一句的,就是这样。我当时想,如果没有事先嘱咐我那几句话,就按我这个脾气,绝对不会让步的,那还了得!影响我 姐往生,我绝对不会允许的。但是因為事先有嘱咐的话,所以我就特别沉著。你们想,如果没有嘱咐,我那天肯定是这麼对立的,那不得打翻天!打翻天我姐这个表 演怎麼个演法,那又是表的什麼法,我就不知道了。因為我那种沉著、镇定,所以整个往生应该说儘管遇到了比较大的障缘,但是很顺利就过去了。

  这是二十号开始。我算一算,大约是四拨障缘,从二十号开始,到二十一号我姐往生,这两天时间是四拨障碍的。其他的,家裡内部的我就说到这儿,外 部的我就不说,还有外面的障缘。但是这个都是好事,因為什麼?我是这样想的,妳不是要表演这个内容吗?那总得有人来演,那这些人不就是演员吗?这个节目就 由他们来演的,咱们得感恩人家,是不是这样?所以我心裡一直是非常平静的。感恩这些佛菩萨们,都是阿弥陀佛派来的特使,在这个平台上,把老人家往生那个障 碍给表演得淋漓尽致,然后老人家又往生极乐世界了,你说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一个事情吗?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和孩子们这个障缘也有关係。我姑娘為什麼发那麼大火跟我?有一件事我们做得不对,这以后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细节,我就比较粗 心。我二十一号,就是我姐往生当天,我上午九点多去的,去了我就发现一个什麼东西?輓联,就是两个小白纸条輓联,掛在哪儿上?掛在她那一盆鲜花,就搁那上 这麼搭著。我一进屋第一眼看到这个东西,心裡想这是什麼东西,但是就没有走到跟前去仔细看看那上写的啥?但是就觉得这东西干什麼的,就这麼一晃,其他的事 就好像把这个岔过去了。实际这人没走,怎麼把輓联都掛上了?我姑娘十点多鐘去的,进屋就坐在那花盆跟前,回头这麼一看就看著这个輓联了,当时就气得要命, 暴跳如雷。干嘛!人没死就给掛什麼輓联,嘁哩喀喳都给撕了,就把这輓联都给撕了。这个事现在咱们回过头来说,就是当时说,这个事咱们做得确实是欠缺。后来 事情过去以后,把我姐送走以后,我问了,我说这个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人没有走,怎麼就把这輓联掛上了?我说这个事主要是我的责任,我看著了,我没有仔细 到跟前去看。如果我到跟前去看,我就把它拿掉了,我姑娘来就看不到这个东西了。后来,我姐身边的一个同修说,她说我一寻思,离十二点也就差不到两小时,先 掛上。这个事是咱们干得有点欠缺,也不怪孩子不满意。我不是说因為她是我姑娘我替她说话。确实是做早了,是不是?两个小时以后你才掛,不就没这个毛病了 吗?这是二十号,我这是说完了。

  二十一号中午十二点,真是準时,一分一秒都不差,笑著往生的。整个那个经过,应该说儘管录像受到一些干扰,但是我姐最后往生的最珍贵的那一部分 还真录下来了。反正感恩给咱们录像的那个佛友善巧方便,是偷录的也好,还是公开录的也好,反正那一段是没废,没白掐。后来我就想,如果这一段要是没录下 来,那真是我终身遗憾了,太遗憾了!我不能把这麼珍贵的东西留给后人,确实是很遗憾的一件事。这是二十一号。

  现在我需要跟大家说一个什麼问题?就是有佛友对这个两次往生有看法、有想法,没看明白。我在这儿我再跟大家简短的解释一下,因為这个事我姐是在 没有往生之前跟我说的,她说:小云,我这次往生,往生我想要表两个法。我说姐,什麼两个法?她说:一个是主,一个是次。那个主就是自在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法,是活著往生的。我说那个次是什麼?她说那个次就是四大分离,四大分离法,地火水风。因為以前我也没经歷过、我也没听说过,还有表两个法的。所以我说 姐,妳為什麼要表两个法?我姐说:小云,妳想没想?如果我第一个自在往生法,我就演完了,我就走了,那有人可能说,那她不还是死了吗?妳拿什麼证明她是活 著往生的?我一想,我说活著往生就是活著往生,还得需要什麼证明?我姐说,现在的人最大的问题就是疑,疑心。因為我就自在往生了,他可能也不认為妳是活著 往生的,妳毕竟还是死了。她说,所以我必须表第一个法完之后,我速去速回,我回来再表第二个法。我说第二个法是什麼?她说第二个法就是四大分离法。她说这 个就是不念佛的人,不修行的人,最后走的时候,就是这个痛苦的死亡方法。她说是一个对比法,让眾生来选,你是选自在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法,还是选四大假合分 离法?我都给他演出来,让大家看。另外最重要的,我用第二个来证明,我第一个表演我是活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所以她好像当时说了一句话,就是说速去速 回。

  大家看光碟的时候你注意没有?就是二十号那天中午有这麼一个场景,我给大家带来一张照片,就是这张照片,这张照片就是我姐往生的头一天,二十号 的中午十一点多鐘。这个场景是干什麼,我再给大家解读解读。我姐问我:小云,妳今天还回去?我说回去。我姐又说了一句,回去?我说回去。我接著我又说,我 说我回去我得好好睡觉,我得做好梦,我梦阿弥陀佛好来接妳。完了我姐说,那明天早点来。因為第二天就是她往生的日子。我就笑了,我说赶趟,来得及。她还不 放心,又说了一句,小云,明天早点过来。我说我十一点五十九分到就来得及。就这时候我姐笑了,这个就是同修从录像摘下来的,就形成了我俩的这张照片。我说 真挺好的。你们看这张照片,这老人家第二天就往生了,头一天就这种状态,第一能证明她不是饿死的。你看她那个笑容真不真诚?慈祥不慈祥?有没有矫揉造作硬 装出来的?一点没有。还有一张照片我没带来,那是十七号我去我姐那儿,小宋说,大姐,妳和大大姐有合影照片吗?我说一张没有。她说今天我给妳俩照一张。就 是你们在光碟上看见那个。你看我那时候笑得多麼开心,我已经明明白白知道我姐五天以后就要往生,你说我那个笑容真不真诚,是编出来的吗?是装出来的吗?不 是。

  所以说这个东西,说话要负责任,是不是?咱们都实事求是。因為你要有,比如有人说我编故事骗人,我就那样想。有的佛友在网上互相交流,有的说, 意思说这两个老人家不是那种人,说為什麼要编故事骗人?有的人说还不是為了名闻利养。有的佛友就反驳,就说,刘素青老菩萨她已经往生了,你说她搞名闻利养 对她有啥用?说刘素云老菩萨,第一次去寺院裡见个师父,衣服、裤子是现凑合上的。就是二00三年,我那张光碟我不是说了,到寺院去见一个师父,没有衣服、 没有裤子、没有鞋,现对付的,到极乐寺门口人家现给我提个鞋,搁极乐寺门口换的那个鞋,就弄那个笑话。你说她不要名闻利养,她又是图什麼?有人也问,说妳 究竟图什麼?我说我自己心想,我问我自己图什麼?我正在琢磨我图什麼的时候,就给的我这个题目,「我為净土鼓与呼」,大概就是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不 是这样,為什麼我正在琢磨我图什麼的时候就出了这麼一句话?所以我就做為我这次来香港讲课的总的题目。

  我姐姐第二个表演,确实是没有录下来,有些人现在就抓这个,说最关键的她不给录,不让大家看。实际我都如实的跟大家说,那个表法,第二个法是很 痛苦的,那四大分离法是很痛苦的。有人说我姐往生表演的成分太浓、太多。实际没理解对,我姐姐这次往生纯粹是表演,不是说成分很多、很浓,就是表演,真是 这样的。我因為从始至终跟下来以后,这是我最突出的一个想法,一个印象,真是表演。现在我真是服气了,什麼叫菩萨表演,这回我真看到了。所以我在光碟裡我 说,这回我是大开眼界了,过去这个我没经歷过,我也没听说过这麼往生的。那时候听说活著往生、活著往生,我说这回我可看著什麼叫活著往生的,往生的头一分 鐘还那麼笑呵呵跟大家说,告诉大家西方三圣就在太阳的旁边,我已经站到了莲花上,我就站在阿弥陀佛老慈父的身边,然后半分鐘不到,拜拜,一挥手,走了。注 没注意看她那个定格的笑容?就是那个笑容太震撼了!就是她走了以后,那个脑袋一歪,完了马上就是一个笑容,就是那个镜头,我觉得好像都印在我的脑子裡了, 太深刻、太深刻了。我们大家可能都经歷过家裡的亲人去世,或者是亲朋好友,或者是同学、同事,你们见过这样往生的吗?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这是头一个。

  第二个往生法,确实是一宿,一夜。因為我姐姐就是说,他们有人说,一个人怎麼还能死两次?我在这裡给大家更正一下,用我的话说,不是死两次,是 表演两次。如果第一次就走了,不回来了,这第二次没法表演,那第二次咋表演?有的人说為什麼不先表演第二个,后表演第一个?你先表演第二个,她确实就走 了,她就不回来了,她嚥气就不回来了,那第一个没法演。所以这个顺序一点没错,必须得先表演这活著往生的,然后再能回来表演第二个,然后第二天早上八点多 鐘非常安详的走了。而且在表演这四大分离的过程当中,这个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她表演完一个,她报告一个,她虽然很痛苦,但是她告诉我们:我第一个表演完 了,第二个我表演完了,下面还有两个。我记著她最后表演的是风,倒数第二个表演的是水,那两个她是前面表演的。不单我知道,我外甥女也知道,就因為整个那 一宿、那一夜,十几个佛友在那一宿念佛是没停顿的。所以有人在网上说,不念佛,尽嘮嗑。这个也可能是我们光碟做的有欠缺,就没有把念佛、助念的那个镜头用 得多,可能用得比较少,比较有代表性点一点就过去了。实际那一宿念佛是一点没耽误,一点没间断的,就是整个我姐倒计时五天一直是在念佛,没有停顿。所以可 能是光碟上有人看念佛的场面不多,就误认為没有念佛,这个是一种误解。

  然后她演,我记得演到第三个的时候,我心难受了,我看不下去了,因為我心裡知道我姐是在表演,但是毕竟是有这种亲情,还是没完全放下,看到这麼 痛苦,我自己有点於心不忍。后来,宋居士就跟我说:大姐,妳跟小四,妳俩上内屋去,别搁跟前守著了。小四就是我的四外甥女,我姐那老姑娘。后来我俩就上隔 壁那个房间去了。整个过程就是这样。因為这个光碟它是,就是第二段往生它有个头,完了有第二天已经走了之后有个尾,就是走了以后照相,因為在这整个一宿过 程当中,确实没有照相、没有录像,因為就想顺利一点,别惹麻烦,是不是障缘少一点,就是这样。所以有些同修在网上说,说我把那个念佛的都撤了,她要负因果 责任的,要下地狱的。如果真是我把念佛的都撤了,我影响了眾生的法身慧命,那我下地狱也应该。但是我觉得我做的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我不知道大家能不 能听明白我说的这句话。这是第二个,就是姐姐往生的过程。

  第三个我想说说姐姐特殊的表法形式,这个刚才有的我已经说了,在这我就不太详细说。特殊的表法形式,第一个我姐亲自,在那个光碟裡大家可以看 到,她的表法形式是什麼?偈颂式表法度眾生,就是偈子,用偈子来度眾生。在这裡我先说说我姐这个偈子是怎麼开始的。二00三年,就是张荣珍往生的那天下午 三点鐘,我和我姐姐坐在那看老法师的光碟,完了我姐就说:小云,以前妳写那个偈子,妳说妳不知道咋出来的,今天我怎麼也出了个偈子,这是不是也是偈子?我 说妳那偈子是什麼内容?我姐用个小纸片把它写出来了。我说这好像是,我说那妳咋出来的?我姐告诉我,她说她眼前就像一个电视屏幕似的,然后尽像打字,嗒嗒 嗒嗒嗒,一行字;然后第二行,嗒嗒嗒,第一行隐上去了;第三行出来时候,第二行隐上。我不是这种形式,我也听不著,也看不著,我就是知道。我姐就是屏幕似 的,她告诉我的。我说这回妳知道了,那时候我说不明白,这回妳自己亲身体会体会。

  她第一首偈子出来以后,以后几乎每天都能出,她记了一部分。后来我就说,我说姐,还是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咱们不记这个了。我姐听话,后来她就 不记了。大概是那一段时间,半年多,不到一年的时间,记了大概不到四百首,三百多首。后来,我就告诉她不记,我姐就不记了。那就是她最初的时候,就是二 00三年的九月二号下午三点鐘开始出的第一首偈子。但是我姐姐记这个偈子本,她往生前我告诉她,我说不要给别人看。结果后来就是这麼长时间二00三年以 后,一直就没有记这个偈子。到十一月七号那天,我见著我姐,我不是说怎麼瘦了,要回家了吗?我姐说,快了快了。然后我姐告诉我说:小云,最近出的那个偈子 我觉得挺好,是不是以后能有用?我顺口就说了一句,我说从明天开始,妳可以把它记下来。这我姐又听我话了,十一月八号开始,就把出来这个偈子就记了,记到 她往生前的二十号晚上零点,记了三十五首。这个我在那个光碟上已经给大家公布了三十四首。这个能公开的我就想姐姐已经往生了,我也不瞒著,也不藏著,我就 跟大家公布了,就有一首暂时不适合公布就没有公布。

  这是偈子。这个偈子我姐往生前她跟我和我外甥女说,她说我走之前,我用偈颂的形式把我往生前的一些情况我都写出来,我把我往生后的情况也写出 来,到我走了以后,妳们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对照,看看现实情况和我写的东西能不能兑现。这个也是我第一次听说。我说要把前面那些事写出来那好办,妳后面的事 妳自己也还知道、还能写出来?我姐说我把它写出来,就包括一些什麼瑞相,天空什麼样,怎麼回事。我在这裡给大家举这两个例子,你们可能都有印象。第一个, 回家时间,她二十号晚上零点鐘记那个六十句长偈子,不有这麼一句话吗?「吾子二一回家门」,吾就是阿弥陀佛,子,孩子,那就是阿弥陀佛称呼我的孩子二一号 回家门。二一,你说是不是就指这个日子?二一回家门。完了后面还有一句,「归时定於正午时」。你看,这不是时辰吗?就在那首偈子裡把这个都告诉我们明明白 白的了。因為我姐写的这个偈子在她生前没有任何人看过,我也没看过,我不知道,这是我姐姐往生之后,我拿到她写偈子那本我看到的。后来很多句子都兑现了, 可以说没有不兑现的。譬如说西方圣境,说「西方圣境空中现,朵朵莲花如车轮」,那我外甥女看的,因為那天不是有障缘吗?我们也没工夫出去看,脑袋裡也没有 这个概念,说我出去看看天什麼样,真是没有这个时间。我外甥女出去有事,回来她告诉我,她说老姨,外面天上那个大莲花、小莲花可漂亮了,都排成行。你看, 我姐不是告诉了吗?说朵朵莲花像车轮一样的,这个都兑现了。再说,「归者周身放异香,体通透明如水晶」,这个完全兑现,她走前告诉我们,从二十一号开始计 算,她身体放香放十天,真是放十天。她头一个七,我回去的时候,满屋都是香味,那不是一个人、二个人能闻得到。然后她那个身体,有的同修看到光碟也说,怎 麼看身体那麼好,就像玉石一样。确实是。这个偈子裡写的东西都兑现了。

  然后,你说她的身分,要不是有人说什麼观世音,你说这个话,要不是她偈子裡她自己亲自暴露了她的身分,可能我姐走了以后我也不会说的。我可以坦 白的告诉大家,我四年前我知道我姐是观世音菩萨。可能这回我又得挨批了,妳知道妳姐是观音菩萨,妳又是谁?妳又搁那瞎吹牛。那怎麼办?事实就是这样,我必 须得把它说清楚。我四年前知道我姐是观世音菩萨,但是我不能说,妳说了不懂规矩,是不是?这回是我姐在偈颂裡把她自己的身分告诉大家了,这不是这麼说的 吗?「本是菩萨再来世,此名即是观世音」。你看,是不是告诉我们她就是观世音菩萨再来!因為这个说出来了,所以在我姐往生之后,我才能把这个话说出来。如 果不是这样,我姐自己没说,我到现在我也不会把我姐是观世音菩萨再来这个事说出来的,这个我完全可以做得到。

  另外就是来这个世界干什麼来的?这不是说吗?「分身来到娑婆界,大慈大悲救苦轮,吾為弥陀传真音,末法九千此部经,一句弥陀定乾坤」,这就是她 来到这个娑婆世界她的使命。你看这些都在她那个偈颂裡给你记录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我姐在那个光碟裡,大家也可以看到,她不是说吗?我用偈颂来度 人。这是第一个独特的度眾生的方法。第二个就是我刚才前面讲到的,两种往生对比法,这个可能也比较独特,反正我在这之前我是没听说过,就是这个她确实是与 眾不同。如果说有些同修看了这个以后还不太理解,没见过还有两次往生的,还能死两次,怎麼还能再回来,她怎麼没断气等等等等的,这个很客观,是不是?因為 没见过。以后会不会还有这种表演形式,那我不知道,我觉得应该是还会再有的。

  所以关於我姐姐往生,就是我所能听得到的、看得到的,有这麼几种争议。就是说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往生视频,很感动、很震撼,这是网上有些 佛友是这麼说的,觉得能把这样的视频留下来,确实是很了不得,是第一次看到。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我刚才说了,有的同修说表演的成分太浓,因為她地地道道 就是表演。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说刘居士,人家指我,在编故事骗人,搞煽动,说她煽动性怎麼那麼大?可能是因為这个光碟出了以后震动很大,你说这个事我也没有煽风点火, 怎麼个煽动法?我也不知道。人家说了就说了,反正我自己都能感觉到震动挺大,可以说不单国内震动大,可能包括国外都有震动。这些个反应,我想可能正是我姐 姐这个表法度眾生的一种特殊与眾不同的形式,所以大家有些疑义,有些争议,没什麼可奇怪的。反正我是心裡很坦然,因為我知道我没编故事,我也没骗人,我也 没搞煽动,大家不理解那就先不理解,随著时间的推移,可能逐渐理解的就多一些;实在要不理解,那就不理解,这就是有缘分没缘分,咱们就这样解释。这是我讲 的第三个问题,就是我姐姐往生这个独特度眾生的方法。

  第四方面我想说一说,就是我姐姐往生以后我自己的感悟。因為你看我姐姐比我大四岁,从小一起长大,我对她的人品、性格、脾气、稟性都非常了解, 所以姐姐走了以后,应该说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震动,我就归纳了几条,我自己的感悟,也跟大家分享分享。第一个感悟就是,因為我们平时经常说「大慈大悲观世音 菩萨」,现在我才通过我姐这个往生,我才真正理解了什麼叫大慈大悲,為什麼管观世音菩萨叫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这个不单是慈,不单是悲,前面还得加个大, 确实是大慈大悲。如果不大慈大悲我就想,那第二个法完全可以不演,那麼痛苦,咱们不演行不行?就演第一个,你看乐呵呵走了那多好,大家还没有这麼些争议, 这麼些异议。就是这一条我更加坚定的相信,观世音菩萨真是大慈大悲,就把那种痛苦的往生方法给你表演得淋漓尽致,用这个词一点不过分。如果不是表演得那麼 逼真,那麼淋漓尽致,我都能於心不忍了,最后我都不得不离开我姐身边,我到另外一个屋去了,我不敢再那麼看了。但是我姐她很慈悲,她看出了我难受,也可能 姐妹心连,心通,我姐看出我难过了,完了她用非常小非常小的声音,别人几乎都听不见的声音,她眼睛一直盯著我的眼睛,完了她那个嘴唇,就用嘴唇的合动张合 表达她的意思,她告诉我,我没有痛苦,非常小声告诉我没有痛苦。你说这个话谁能相信?表演得那麼痛苦,她告诉我她没有痛苦,因為她看到我难过,所以她才告 诉我这句话的。

  第二个感受,我感悟到佛力加持不可思议。咱们老说佛菩萨加持、加持,為什麼加持你不加持我?不对。佛菩萨人人都在加持,為什麼你收不到这种加 持?你自己有障碍把它障住。这次通过我姐姐往生,我真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佛力加持太不可思议了。这不可思,就是你想不出来;不可议,你也说不出来。真是那种 感觉,想不出来,说不出来,太奇妙了,太微妙了。如果不是佛菩萨事先给我的这几个小条子,不是告诉我「掀不了大浪,翻不了大船,韦驮菩萨亲自护法,以静制 动」,等等等等来开示我,那这次我姐往生,我不知道能是个什麼样子。我要是一来脾气一发火,那整个场面乱套了,肯定是这样的。你们想是不是这样?正因為这 些个佛力的加持,使我那麼冷静、那麼沉著,把问题处理得那麼好,让我姐这个往生表演,应该说完美的结局,完美的表演。而且通过我姐也告诉我们,在我姐那个 光碟裡有,我姐说,诸佛菩萨、龙天护法、护法善神都在,都在。就是在那个前一、二天,我姐就告诉我那四外甥女,佛菩萨已经到了,她比划一个地方,告诉我外 甥女,佛菩萨就在那儿。我外甥女看不到,我们谁都看不到。所以我姐那天是告诉大家,佛菩萨、龙天护法早都到了,都在。你们看光碟是不是有这样的话?这是第 二个我的感悟,佛力加持不可思议。

  第三个我的感悟是用什麼度眾生最有说服力?答案是成就自己。你用你成就自己来度眾生,比什麼都有力,我姐是最好的一个例子,身教胜於言教。我姐 平时,你们看光碟,老太太滔滔不绝的说了那麼多话。我姐平时她没有话,说话都不连贯,有时候打电话学话学不準、学不全,给我气得,我说妳怎麼搞的,连学话 都学不清楚?你看就是平时是那种状态,到她往生前倒计时那五天,你们看光碟,说得多流利。她自己说,我这两天不知怎麼的,我这嘴裡往外冒话,就是不是她想 说她在琢磨出来我想说啥,她说是顺嘴往外冒话,你说不是佛力加持是什麼?所以说用她这种真真切切的成就了、往生了,来度化眾生,是最有说服力的。因為这个 影响之广,震动之大,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知道我姐不说谎,她说她来演、她能演,但是能演到这麼个完美的程度,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说我对我这个姐得刮目相看了。平时是我管我姐,从小到大都是我管著我姐,我姐可听话了,我老妹说啥是啥,就这样似的。我说现在,后来开玩笑, 就是临走的头一天不是说吗?这回我老妹管不著我了,该我管她了。我说对对,我可不敢得罪妳,我说得跟老菩萨握握手,拉拉关係,别到极乐世界不认识我了。我 姐说那不能,那不能。你看,走的头一天,我们在一起说的还都像开玩笑一样,大家还哈哈哈哈,你看整个光碟笑声不断,多麼开心!现在有个新名词,正能量、负 能量,是不是有这麼个新名词?我刚学会的。什麼叫正能量?我说念阿弥陀佛往生极乐世界是最大的正能量,其他任何能量好像都超不过这个。你说我姐这个往生, 我觉得超越时空,我想她往生影响应该是比较深远的,将来就是在居士往生的这个实例上,应该是佔有一席之地的,我是这样想的。不是因為她是我姐,我就往高了 抬她,如果要不是我姐,可能我说的能更具体一些。这是第三个感受,就是用你能够今生成就自己来度化眾生,是最有说服力的,是最大的正能量。这第三个。

  第四个我的感受,末法眾生刚强难化,这回我可体会到了,真是刚强难化。因為末法眾生刚强难化,所以说我们佛陀弟子任重道远,愈是难化愈要化。释 迦牟尼佛讲经说法四十九年,我们师父讲经说法今年是五十五年,那这都干什麼,不都是在做化的工作吗?所以后面不管怎麼难化,真正的佛陀弟子还要承担这个重 任,还要接著化下去,难化也得化。因為有榜样在前面,又有师父他老人家在教我们怎麼化,我们把方法学来,不但要化自己,也要化眾生。这是第四个感受。

  第五个感受,我想说说我自己的心裡话。一个心裡话,我是感恩佛菩萨指点,才使我能够把姐姐往生的录像录下来,如果没有佛菩萨的指点,我不会想出 来,我要去给姐姐录像的。把这个录像的视频供养给大家,就是姐姐往生之后,我感到这是我应该做的一件大事,也是我感到最高兴、最快乐的一件大事,我觉得这 件事我做对了;如果这件事我要是没做,我会后悔的,我会感到遗憾的。这是第一个心裡话,真是感恩佛菩萨点化。

  第二个心裡话是什麼?就是正面的反响、负面的反响,这个事先都是预料到的,我在光碟裡已经说了。事先我已经预料到了,不可能一面倒都讚叹、都认 可,肯定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不同的声音,这没有什麼奇怪的,应该是在预料之中。但是在我预料之外的是什麼?这个在这儿我也真心实意的把我的内心世界表达 给大家,就是对这个人身攻击,我有点出乎意料之外。因為这个我就想,做為我们修行人,我们学佛的人,就是在你修行的路上和你的选择上,有不同的想法、看 法、做法,这无可非议,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因為意见不同、理念不同、做法不同,採取人身攻击的办法,这个我不太赞同。我这人说话比较直,真是我不太赞 同。

  因為好像是,你看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我家爸爸妈妈比较正统,爸爸原来是农民,一九五二年以前是农民,一九五二年以后进工厂当工人,我妈妈就是一 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但是爸爸妈妈对我和姐姐的教育应该说是比较正统的,从来没有说过什麼脏话、粗话、什麼骂人的话。就到现在,我今年六十九岁了,我不会骂 人,我也不会说脏话,也不会说粗话。怎麼就是因為对我姐姐往生这个事观点不太一样,就能搞这个人身攻击,这个我确实不太赞同。因為在这之前,在光碟裡,我 已经把我的想法表达给大家了。我记得那裡有这样的话,我说上面这段话你们能不能感受到我的真诚,感受到我的善良,感受到我的慈悲?我觉得我每一句话都是发 自我真诚的内心。我说认识不同,信也好,不信也好,那都无可非议,是不是?但是不要说三道四。这话我是说在前面的。

  结果后来发生的这些事情,应该说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比如说我看了一下,数量不多,但是能量不小,就是调子比较高。昨天晚上,我和大云我俩 躺在床上我还跟她探讨,我说有一条我怎麼没看明白?大云说,刘姨妳啥没看明白?我就跟她学学,我说有一条让我学日本武士道剖腹自杀以谢天皇。我说这话我咋 没听明白?我说这是什麼意思?大云就给我解释,她说刘姨,我认為人家这个话,人家意思就是说,妳还活著干啥?妳不如死了好。我说也可能是这个意思。所以到 现在,我就到今天坐到这儿讲这话的时候,我也没有完完全全弄清楚,為什麼要让我剖腹自杀以谢天皇,最起码我是中国人!没有明白这是什麼意思。所以人家这个 话可能转个弯,不转弯我都听不懂,何况这一转弯都把我转糊涂了,我也不去研究它,反正我不能剖腹自杀,我也不能以谢天皇,我会好好活下去的,阿弥陀佛不接 我,我还有事要办。

  还有的说,刘素云是怎麼红起来的,她图个啥?这麼大年纪了。是怎麼红起来的,我昨天跟大家说,我回答很痛快,师父把我讲红的。人家不是说吗?说 老法师的光环照著我。我说不单老法师的光环照著我,十方诸佛菩萨的光环都照著我,我就这麼红的。你说出名,不是我的本意。既然是出名了,我也没把我当成一 个什麼名人。你们见著我几次了,你看我,从你第一次见我,和到现在见我,我有啥变化吗?我还是那个土裡土气的刘老太太,我也没有觉得我有什麼了不起的。你 说我图名闻利养,我吃那麼简单,我穿得那麼简单,我生活那麼简单,我要那些名闻利养干啥,那不是囉嗦、麻烦吗?所以这些都和我不沾边。所以可能有些同修不 太了解,人家这麼说了那就说了,我这人心大。

  所以对这些个我怎麼想的?我再跟大家说说,我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我发个心,我每天念佛给这些个同修,我叫他们仁者,因為我怕称人家同修人家 不愿意,人家说谁和妳同修?我就称他们為仁者,我每天念佛给这些仁者们迴向,迴向一年。从哪天开始?从一月十号开始的,到明年的一月十号,念佛迴向一年。 為什麼从一月十号开始?因為一月九号是我姐姐往生四十九天,我把这四十九天事办完了以后,第二天我就开始给这些仁者们迴向。这是一年时间。

  第二,我每天念完佛以后给这些仁者们顶礼三拜,向他们懺悔。这一生没什麼恩、没什麼怨,我不知道,说不定原来哪生哪世咱们结的什麼怨,我不知 道,所以现在你们找上我说我两句,那你就说,我认了,化解冤怨,从我做起。我磕头的时候,脑门一沾地,那话就出来了,化解冤怨,从我做起,而且那话真是从 我内心发出来的,我不是虚情假意说的。我一点儿,既没有恨我也没有怨,我就觉得可能是多生多劫就是结的这个缘,这一生到化解的时候了。那从谁化解?从我化 起,我不能要求对方,因為这个我是跟师父老人家学来的。这是我做的第二件事。

  第三件事,我发了个什麼心?我就想那个时候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体,忍辱仙人不发了个愿吗?说他成佛以后第一个要度歌利王成佛,最后就是这个 憍陈如尊者。我说既然学佛,那个佛能做到的,我学佛,我也要努力做。所以我就想,我今生一定修行成佛,我成佛后,不管这些仁者们在哪一道,我一定度他们个 个成佛,而且就骂我最凶的那个,我一定第一个度他。那时候我跟我身边同修说了,他们不理解,说妳咋这麼大心,妳多大的心!他们怎麼说?那就骂人还合适了, 愈骂愈先成佛,不骂妳还后成佛。我说意思是这个意思,你说有先有后吗?真是,因為说话说得最苛刻的那个,确实过了,我知道他们未来要上哪儿去。你说既然咱 们学佛是不是得学像?俺学了,你看,我姐都是观音菩萨,大慈大悲,我这当妹妹的能不慈悲吗?那看见了,知道人家骂妳,将来要走哪道去了,完了妳看热闹,妳 不管他,妳叫什麼学佛的人,妳叫什麼菩萨?咱们不是要当菩萨、当佛吗?所以那就得做佛的事、做菩萨的事。所以我说,我真是心,我一看他们骂的那话,我心都 提溜到这儿,怎麼敢说这样的话?实际对我来说,毫髮无损,给我消业,我真是深深的感恩他们帮助我早日成佛。如果现在有人想要我的命,我愣不登儿的给你,你 赶快拿走,你快点送我回家。我真的感恩他们。说的是不是掏心肺腑的话?我一点不会掺假的。

  所以我就做这麼三件事。昨天我跟师父也简单匯报匯报,我说我这麼做行不行,请师父老人家开示开示?我还得怎麼做更好一些?师父说只要真诚心去做 就圆满了。那我知道,我这三条,我都发自我的真诚心,每天我给他们顶礼三拜的时候,我心裡特别高兴!我就想,如果有一天当他们受苦报的时候,我念佛给他们 迴向,我给他们顶礼三拜,我发心要度他们成佛,那肯定他们遭受的苦报会减轻的。这也是我听师父讲经我听明白的,师父老人家不就是这麼做的吗?我现在就是没 给他们立个牌位,因為我家也谈不上什麼佛堂,我家就是一个五斗橱,我的三尊佛(西方三圣)就在五斗橱上面,一个香碗,一个水碗,这就是我家的佛堂。还有一 个灯,一盏灯,荷花灯,我家佛堂就那麼简单。所以这个我能想到的,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努力去做,我不想让任何一个同修,任何一个眾生,因為我造作口业,最 后不上好道上去,我觉得我对不起他们。所以我要尽心尽力的帮他们,救他们。可能我讲到这儿,如果出光碟了以后,就是这些同修看了又说,妳又瞎胡说,妳吹呼 啥,妳能救谁?但是我心绝对是这个心,我不忍心伤害任何一个眾生。就是你们对我如何如何,我不会介意的,我也不希望任何人什麼赔礼、道歉,怎麼懺悔。你们 懺悔是救你们自己,我不需要你们的懺悔。

  所以我今天在这裡面对镜头,可能有很多同修会看到我今天这个讲话的,我不知道你们有什麼感受,我在这裡还是这几句话,就我上面的这些个话,你们 能不能感受到我的真诚,能不能感受到我的善良,能不能感受到我的慈悲?我觉得这三个心,真诚心、善良心、慈悲心,我在此我表达出来了。不管今后,比如说公 开的,或者在网上的,还有什麼样尖刻的语言,我都不会在意的,对我是一点影响没有的。我只是,如果我发现了,我就再多多的给你们念佛迴向。我现在每天做的 工作,没有一个是為我自己的。我就想,十三年前我得的绝症病我就应该走了,没有人认為我能活过来。我现在不但活过来了,而且活得这麼好、这麼瀟洒,完全是 阿弥陀佛把我留下的。阿弥陀佛把我留下干什麼?肯定有事让我办,那我就做好阿弥陀佛的义工,真是这样的。我就活一天,我就做一天义工,而且要尽心尽力去 做,除了这个之外,我没有其他事可做。

  说到这我就想,姐姐往生之后,我就觉得没有离开我。因為就是刚才我给大家看的这个照片,就在我桌子,因為这面是机器听经的,上面是搁书的,我和 姐姐照片就立在我旁边,每天都在和姐姐交流,用心的交流。我记得姐姐往生四十九天是一月九号,一月八号那天我回平房去了,就去我外甥女那儿,因為第二天就 是我姐姐,九号是四十九天。八号那天的晚上,我就坐在桌子前,听老法师讲经的时候,就看光碟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和姐姐有一种心的交流,没有语言,就是一 种心的交流。还有几分鐘时间,我把我和姐姐交流这段话给大家读一读,我记下来了。这段话是这麼说的,「四十九天转瞬过,姐姐往生似在昨」,就像在昨天一 样,「没有离愁与别绪,只有欢喜在心窝。对著照片仔细看,姐姐仍是笑呵呵,慈眉善目看小妹,似乎有话对妹说。小妹小妹妳听著,听姐细细对妳说,妳说姐代妹 表法,妳又代表哪一个?都是佛陀好弟子,不要分别妳和我,我是妳来妳是我。前面路途很艰险,為法忘躯永向前。牢牢记住一句话,邪不压正是真的。妳的使命為 眾生,没有自私自利情。诸佛菩萨加持妳,龙天护法常跟著。姐姐常在妳身边,有难姐定帮妳解。学佛菩萨心量大,管他说啥不说啥?救度眾生是己任,极乐世界才 是家。家有弥陀老慈父,还有今世爸和妈,同参道友无量眾,欢迎佛子早回家。提高本领返娑婆,再把眾生来度化。」这就是我姐姐往生四十八天的那天晚上我坐在 桌前,面对我俩这个照片就是一种心灵的交流,我当时也把它记下来了。

  最后我想说四句话,也是对大家的一种祝福,就是「龙腾贺新春,凤鸣和雅音,呈现美慧景,祥和瑞相新」,这是四句话。第一个开头那个字竖著念就是 「龙凤呈祥」。这是怎麼回事?今年不是蛇年吗?我姐是属蛇的,蛇不叫小龙吗?咱们世俗间称為小龙。我属鸡的,属鸡就叫小凤,所以在这裡我就想,姐姐走了, 那我就代表姐姐,我们两个来祝福大家,能够呈现美慧景,祥和瑞相新,给世界带来祥和,祈愿世界和平,人民安泰。今天的时间到了,就说到这儿。谢谢各位。

  评论这张
 
阅读(9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