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佛教是佛陀的教育,是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是智慧的教育、觉悟的教育。

 
 
 

日志

 
 

黄念祖老居士:他这个人圆满普贤大愿  

2015-04-03 21:46:10|  分类: 僧赞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念祖老居士:他这个人圆满普贤大愿 - 德昌 - 德昌博客——莲池海会
 
黄念祖老居士和净空法师因缘很深——两位都是弘扬净土法门,都弘扬夏莲居居士的会集本《无量寿经》。黄念老在世时,净空法师多次到北京拜访黄老,有时净空法师还没有登门,黄念老已先赶到净空法师的下榻处了。净空法师在讲经中每次提及念老,都充满了仰慕和感恩之情,并且多次透露念老不是普通人。净空法师说念老的境界超过了自己的老师李炳南居士,是佛菩萨乘愿再来的。黄念老历时六年批注夏莲老的会集本,完稿之后请净空法师作序,而后由净空法师在海外大量印赠。黄念老往生二十年之后,净空法师暂停了近十五年的《华严经》讲解,启讲念老的《大经解》。二位老人的示现,令后辈学人感动不已。
黄念祖居士谈净空法师
◎ 黄念祖居士《华严念佛三昧论讲记》录像第二集:
最近来了一位台湾的净空法师,他在国外非常受人景仰——在美国、在加拿大、在台湾、在香港、在马来西亚、在新加坡。他这个人本来是学哲学的,后来学了佛,讲《华严》,讲《楞严》,后来从《华严》他醒悟了,念佛了。《华严》不离念佛,说来说去导归极乐。他现在专修专弘净土法门,专弘《无量寿经》,而且是夏老师这一本,他这个人圆满普贤大愿!他就从普贤大愿转向净土。
◎ 黄念祖居士《旅美杂谈》摘录:
意想不到的就是这个法师,他叫做「净空」。他人非常客气,称我为「黄念祖居士」。净空法师在四个月之前,也就是一九八七年,我去的时候是夏秋之际,他当时正在这领导整个当地的佛教会学习。在学习什么呢?学习夏老师会集的这一部《大乘无量寿经》。这个因缘是很特殊的!《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正在领大家学习这个经,而且订出了每一章、每一条,要点是什么、有哪些经文搞出来应该背诵的……这都是法师他亲笔写的,复印给大家。这是很严肃、很有规格的。所以在我来之前,他们已经很周密地、系统地在学习《无量寿经》。他在教大家开始学习之前,先有一个总的引言:为什么要学习这个经?他引了六段话,有古德的话、有名人的话,其中第三段就引了我的话。这第三段是用中英文标注的:为什么要学习《无量寿经》?下面是英文批注,因为他们是在美国嘛。其中这第三段标注的就是黄念祖居士怎么怎么说的,因此在美国由于学习《无量寿经》,对于我这个名字他们已经很熟了,人手一份发给大家。而且我这段话还引了很长……所以有这么一个因缘,那么就突破了上面讲的三个障碍了,所以他们就邀请我去讲,而且我在「莲花精舍」的活动,他们能参加的尽量都来了。他们也想借这个地方来听法,联系活动的次数很多。在我讲话时,满桌子都是录音机,吃着饭、走路……凡只要你张开嘴,这个录音机就录个不停。共做了五次录像。当我临走时,他们的会长一直把我送到飞机的机舱口,代表他们佛教会、宣传部欢送我,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为什么对这次访美活动,值得在此跟大家提一提呢?因为我是大陆的佛教徒,是头一个到了华盛顿和那边的佛教徒会见。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台湾佛教徒,因为去的人都是台湾的,法师也是台湾的,印经什么的也都是台湾的。所以这个因缘就引出因缘来,看到我的《谷响集》、《净土资粮》,他们的法师和群众们都认为很好。这位法师马上又要回台湾,所以把我这两部书还要带到台湾去。为什么带去呢?他们设备很先进,通过计算机处理之后,就把我们现在印的这个简体字版本自动全变成了繁体字。因为他们台湾人以及在美国居住的台湾人,看大陆书本上的简体字很吃力,所以他们需要再转换成繁体字重新出书,将来我这个《大经解》印出来之后,他们预备也要这么做。  
这个佛教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主持人等等以及成员都年轻有为,大都在三四十岁,朝气蓬勃。会长是从事公路工程的一位科技人员,他爱人是搞计算机的,为图书馆主任,是一个女的,三十多岁。所以,都是一些职业高级知识分子,各个方面都很突出。  
这其中有一个人,很有智慧!她念《金刚经》念到:「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于是她就提问:我觉得这样还不圆满呢!那个净空法师就给她解释:「还有四句没翻出来,都翻出来就圆满了」。  
确实,后头还有四句,所有的古译佛经,就属鸠摩罗什大师特别,总是把八句变成四句了。其余的,如玄奘、义净等译经大师,翻译的都是八句,鸠摩罗什是综合其意才翻译成这么四句话,按八句来讲,后头还有四句话:「应观导师体,即法界法性。」(编者按:玄奘大师译本原文为:「应观佛法性,即导师法身。法性非所识,故彼不能了。」)不能以音声求我,不以色求我,那是什么呢?你应该看导师之体,也就是法界的法性。法身不可见,法性就不可知。非你这个思量中的,不可思议呀!你不能思,你思不能思,你不思就不知道嘛。是不是说导师没有法身呢?……这么翻译就圆满了。  
这个女士很有智慧。她自己就体会到了,这四句里是有所欠缺的。由此可见,他们这些人的可贵之处,而且是在这个导师(净空法师)领导之下的结果。
回来之后才更多地了解了这个净空法师。在美国当时,当然这一个因缘关系我是明白的:他是台湾李炳南的弟子。这个李炳南在台湾完全成一个权威了,讲《易经》、讲佛法……领导三个团体,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岁往生的,他也是夏(莲居)老师的学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学生。而净空法师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后来出家做了和尚。
这个人是如何呢?郑颂英居士(编者按:郑颂老,生前为上海居士林林长,著名佛教居士。)来信告诉我说:「这个人是辩才无碍了」。我跟他没有见面,但是他听说了我后,欢迎我去讲,而且他把我的书又从美国带到台湾去印。先前对于他,我没有多少了解,而上海郑颂英居士知道,说这个人讲禅、讲净土……是辩才无碍了!在美国当地,我当时也听到过这话,说是他先前讲法前还要作个预备,后来就不用预备了,讲什么都是自然流出了。我当时听到这话,只觉得这是弟子们对于自己师父的一种赞扬的话,所以没有十分留意。等听到郑颂英也有这个说法,才算就真是知道了:这是一位大德! 
◎ 黄念祖居士于1988年中国佛学院《大经讲座》录音:
净空法师为我的《大经解》写了一篇序,刊登在最近这一期《法音》(中佛协会刊,最近这一期指1988年第九期)里头,所以这一篇序呀,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请教务处油印一下,发给每个人一份,补充在我们这个《无量寿经》前头,《大经解》前头。
像净空法师,他找了五个人把我们这个书变成繁体字,这五个人校对到第三本一起到净空法师面前发愿:「我们五个人尽这一生专修专弘净土,弘扬夏老这个会集本。」这是很殊胜的事!我们人多……我们不敢这么期望,只要有人发起这个大愿,这是极殊胜的事。
◎ 黄念祖居士和忏云法师对话录音:
所以夏老师的《无量寿经》,去年一年就在海外印了二十万本。净空法师的门下,有人一天念十二遍,念三遍、五遍,能背的人很多,各地组织净宗学会在研究 ……
现在夏老师的会集本确实是个善本,净空法师把九种无量寿经都印在一起了。这九种印在一起,就很可以比一比,一比就清楚了。因此,夏老师这一本善本就是当之无愧,非常圆满。 
徐恒志老居士谈黄老和净空法师
◎ 徐恒志老居士在《我与黄念祖老居士的一段校经因缘》一文中说:
据老人家(黄老)告诉我,净空法师出家前是台北大德李炳南老居士的弟子。李老对于内典及《易经》都有很深造诣,德高望重,为台人所敬仰,李炳南是黄念老导师「北夏南梅」的弟子。后来黄老与净空法师两位大德都发愿弘扬净土法门,广度群萌,可见因缘和合,都非偶然。
——中国佛教协会会刊《法音》1992年第11期
徐恒志居士(1915-2007),中国当代佛门大德,上海市佛教协会咨议委员、宁波居士林名誉林长,能海上师弟子。于禅、净、密皆深入研修,着有《般若花》一书,影响甚广。2007年3月5日往生,享年92岁。火化后,五色舍利千余,顶骨和舌根不坏。
净空法师讲大经解时谈和黄念老的因缘
◎ 《净土大经解演义》第五七五集:
我跟黄念老志同道合,当年在一起的时候,在国内只有他讲这部经,在海外也只有我一个讲这部经,我们两个碰到了,无量的欢喜,没有人讲,就两个人讲。他注这部书,年岁大了,身体不好,吃过太多的苦头,身体不好,带着病,一身病,把这个著作完成。我到北京,到他家里去看他,这边还有照片,在他家里面看到他那个小房间里头堆的这些参考书,我非常惊讶!我问他,你从哪里找得来的?那个时候我想送他一部《大藏经》,他说他没地方放,我看了确实没地方放。但是这些参考数据,就是刚才讲的八十三部经典,一百一十种祖师大德的注疏,这相当大的分量,不容易找到!我说这是三宝加持,祖宗之德,在那个环境里找到这么多的数据。而且非常难得,他把这么多的资料,有关于解释这部经典一字一句的他都抄下来,都抄在一起,六年时间完成的。三年完成初稿,六年写成这个定本。我很感动,佩服得五体投地,我要不讲,辜负他老人家晚年的一番心血,我讲这个批注,报答知遇之恩,我们真正是志同道合。
◎ 《净土大经解演义》第六〇〇集:
所以念老的集注能够集八十三种经论,那是佛知佛见,一百一十种祖师大德的批注,注这个会集本。所以,经是会集的,注也是会集的,真正是稀有难逢,我们遇到了。遇到了,我第一次就把他老人家的批注印一万本流通。当时在美国,他只带了一套油印的本子。很多人现在不知道什么叫油印,抗战期间很普通的,油印的本子,送给我。我当时看了一遍欢喜无量,我问他老人家,你有没有版权?他说没有版权。我说没有版权我就给你翻印,有版权我就不敢印了,所以第一部就印了一万部……明天我们就开讲第二遍,我再讲一遍,再讲一遍把我作的科判会进去,大经科注,《净土大经科注》。注还是黄念老的批注,他六年的时间太辛苦了,带着病注这个经,我看到心里都很难过。我们晚年才碰到,碰到真是无量欢喜。在那个时候,国内讲这个经的他一个人,在海外讲这部经的也是我一个人,所以两个人见面无量欢喜。我们报老人知遇之恩,感谢老人这大恩大德,加持末法一切众生。
黄念祖居士《大经解》序
释净空
丙寅之秋,余于美国东西两岸弘法,历十大城市,侨胞中颇有能信弥陀净土且发愿依教奉行者,喜悦无量,知其善根福德不可称量也。道经洛杉矶,遇故人翟氏兄妹云:家严八秩庆,印经以为寿,如何?余曰是纯孝也,其善于亲友称觞远矣,盖能以此寿乎众,是得无量寿也,且告之曰:雪师今春西归,余为报师法乳之恩,拟讲夏莲居大士会集之无量寿经,师昔尝演是经于台中,亲笔眉注在此,详阅梅黄二序、念公跋文,皆深讃其美,而大经合讃十四条,道尽诸佛度生本怀,的是老婆心切,固无待言也,展卷共读之,悲欣交集。翟氏兄妹发心资印二千部,余任八千部,并许悉力宣扬,结万人生西之胜缘也。
丁卯仲春,寿经印成,普施中外广为流通,唯愿从此佛声远震三千界,苦海遍种九品莲耳。四月初华府佛教会成立,诸莲友推余首任会长,为说寿经大意。莲华精舍同人来告,礼请念公来美弘法,余称善,曰:是莲大士之传人也。此土何幸感得善友瑞应,极怂恿之,并嘱众善师事之,冀其珍此稀有之胜缘也。八月纽约庄严寺夏令营参学,为说普贤愿王,圆满日经华府返达拉斯,九月飞台北弘大经,行前承念公惠以巨著,启视之,乃寿经会本解也,悉其备历艰辛方成斯着,携归快读,竟之,掩卷太息曰:正法式微久矣!提倡无人故耳,莲公会本虽现曙光,流通不足,多有未见闻者,余虽多次倡印,终未能人手一卷,何况此经讲者希,注者希,常见唯丁福保氏笺注、唐吉藏义疏、隋远公义疏而已,三者以远公疏最为明晰,惜其文辞简约,时人研习较难,曩余以如此稀有重要之第一经,实为如来称性之极谈,众生本具之化仪,一乘之了义,万善之总门,净土群经之纲领,一大藏教之指归,净土三经之根本大经也。顾未见时贤为之注,时引以为遗憾耳,不图今日而有此注,正法其兴之兆欤,众生福德因缘以致之欤。读之再,益觉其训文详实,释义精当,广征博引,以饶净业资粮为急务,诚谛之语,感人极深。于戏!净土法门极难信而极易行,难于经义之明耳,今有如是经会,复有如是经解,经义明之有助矣!弘讲宣扬释然矣!余年花甲,深信净土为一切诸佛度生成佛之第一法门,志趣大乘者在所必读,普度有情者在所必宏,是以发愿尽未来际读诵劝进焉。于是毅然任流通之责,请梓行万部,以为首倡,深愿如念公本愿:各地闻风兴起,印者无量,读者无量,发心获益者无量,遍界法施而回劫运。念公跋语有云,此经多印一部,持诵多增一人,即减少一分业力,挽回一分世运。所望弘法长德,忧世贤达,合力提倡,普遍推行,庶使此照真达俗、事理双融之契经,凡圣齐摄、性修不二之宝典,光明遍照,佛日常辉,则其潜消灾祸,扶翼伦纪,效力之伟将有非言可喻者。治本之图莫善于此,救时之要亦莫先于此,耆硕俊彦所见皆同,幸勿等闲视也。善哉斯言!尤不可思议者,协助编校此注者,有简丰文、阎瑞彦、阮贵良、李衍忠、郑光惠等诸君,校未终篇,深得经注之启示,各发大心,愿尽形寿,专修专弘,简等诸君均大学毕业,与此注信有殊缘也,进而请授此经暨净土其余经论,以为弘习资粮,余欢叹莫名,不敢以学陋违其请。愿我同伦,心同佛,愿同佛,解同佛,行同佛,则必为诸佛护念,一切菩萨之所拥护,皆得上品上生,始不负莲大士、念公二老会集详解之苦心也。念公不弃浅学,嘱为之序,义不敢辞,谨述殊胜因缘,与乎善信云尔。
一九八八年岁次戊辰诸佛欢喜日
净业学人释净空谨识于美京华府佛教会
——中国佛教协会会刊《法音》杂志1988年第9期第19页
黄念祖居士简介
黄念祖居士(1913—1992),法号龙尊,亦号心示;别号老念、不退翁。一九一三年(癸丑年三月初六日)生于佛教世家。幼年早孤,常随侍其母梅太夫人听经闻法,并于其舅父梅光羲老居士处熏陶,知向佛乘。
青年时代初读佛典为《金刚经》,于「无住生心」之句深感其妙,如醍醐灌顶,受大震动。而引发「以凡夫心欲臻此境,唯有念佛或持咒」之念,从此对佛法生起大崇敬心。
一九三六年就职开滦煤矿期间,于梦中觅「家」不可得而初悟。抗战时期,于国难之中,学佛益加精诚。曾皈依当代禅宗大德虚云老和尚。于密宗皈依红教大德诺那祖师嫡传弟子莲花正觉王上师及白教大德贡嘎上师。后于一九五九年受王上师衣钵及遗嘱,继承莲花精舍金刚阿阇黎位。
抗战胜利后于一九四五年调职返京,由梅光羲老居士和肖龙友老先生引荐拜谒禅净大德夏莲居老居士,深蒙奖掖,为入室弟子。并亲闻莲公大士讲解《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且详作笔记。于禅净两宗深得法要。于六十年代初曾撰《大经玄义题纲》一册,呈莲公鉴核,深蒙印可,并嘱其弘扬此经,且可直抒己见,随意发挥。此前于一九五三年在天津大学任教时,精诚修法读经,忽一日触机成偈,呈莲公鉴览,肯定其真悟,称为唯一心许弟子。后呈王上师评鉴,亦确认为开悟无疑。
文革浩劫念公亦未能免,而修持却愈加勇猛精进。所获真实利益不可胜记。正如莲公悬记:「唯艰难困苦备尝之矣,方可成就」。此后念公为报佛恩、师恩,发愿批注《大经》。自一九七九年闭门谢客,遍览诸经论,苦心参研,构思酝酿,于一九八一年完成初稿。念公虽年迈多病,但悲心深切,为使《大经解》更臻完善,依然矢志不渝。历时六载,稿经三易,终于一九八四年竣稿付印。现今海内外广泛流通已逾数百万部。念公在著述同时,在中国佛学院、居士林、广化寺多次弘法或开设净宗讲座。
其著作除《大经解》外,尚有《净土资粮》、《谷响集》、《华严念佛三昧论讲记》、《心声录》及未完成之《大乘无量寿经白话解》半部。原计划撰写的尚有:《净修捷要报恩谈》、《禅净密三法一味论》与《随笔》等。惜众生福薄,均未能实现。
念公身患多种疾病,本应多加修养调护,但因弘法心切,于身命而不顾。为加紧完成诸多著述,经常废寝忘食,同时还慈悲接引,随机设教。终因劳累过度,于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凌晨示疾往生,终年七十九岁。临终前欲言不能之时,但洒脱一笑,全无牵挂。四月七日荼毗,遗骨洁白,获五色舍利三百八十多粒,足以证明其成就。
编者按:黄念老是佛门公认的成就者。现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在2007年12月8日——10日,由北京佛教居士林和北京广化寺联合主办的「黄念祖居士圆寂15周年纪念暨净土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中赞叹:「黄念祖居士做到了禅、净、密三法圆融,是近代非常难得的大德,是民国夏莲居居士之后著名的在家居士。」黄念老在世时曾有人在他面前毁谤净空法师,念老却说净空法师禅定力很深,念佛功夫好,度生事业功德大之类的话,并无半句贬损之言。念老一生最重要的事业就是着《大经解》,而他老请净空法师为此书作序,其中的道理值得深思!这件事有《大经讲座》录音为证,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黄念老肯定净空法师说:「这是一位大德」,而现在有些人轻慢,毁谤净空法师,认为自己的见解正确,而净空法师不对。编者想到陈兵居士在《忆访黄念祖居士》一文中记录了一件事:1991年春陈兵去拜访黄念老时,说这几年佛教渐复元气,青年佛子纷纷涌现,大有振兴希望,满想他会随喜,不料他却失望地摇摇头,感叹说:「年轻一代难得明师,难得正见啊!这条路子是走到底了,若说振兴,必须另辟蹊径。」看到今日批判毁辱老法师的人多是一些空腹高心的中青年人,读了几本佛书,便目空一切,一言与己不合则拍案怒骂,断送了多少不了解佛法的人的慧命,这种情形,看来念老早已预见到了啊!
【附录】 郑颂英老居士追忆黄念老
北京大德黄念祖老居士已往生,笔者十余年来亲承教益,在印经弘法上的联系合作尤多。今整理弘教法翰二十三函,重复拜读启迪良多;倾怀先哲,博学高行!受书警策数则,以当追念永思。
五十年前,谈论佛学大师,共仰「南梅北夏」,而黄念祖居士正是南昌梅光羲居士的外甥和北京夏莲居居士的门生。所以居士虽为科学家、名教授、无线电工程学的专家,而坚贞不渝地毕生殚精尽力于佛法的修学与弘扬。念老早年在南京亲承诺那、贡嘎上师准许他可以看阅一切密乘法本;布达上师在海南嘱咐他传法。念老是在真修实证上已有大成就的宁玛派上师,但他在佛学院讲课,居士林说法中,以及释经著述中,一若其不懂密法者,而谦逊地唯弘显教,指归净土。而其谦虚谨严,自行精勤,笔者对他的学养之深,实觉心折无似!念老真过量人也!
在重读念老遗札中,谈到他对著述的严谨态度,真足以垂范后世。下面是综合他的几封信中的话:「错下一转语,堕五百世野狐身。所以我每在修持功课之后,求上师三宝加被,在佛光普照下,才下笔写作,庶免谤法之罪。每天的功课平均约为八小时。」以他的高功夫高水平,对下笔写作如此谨严!每天八小时修持功课,对自己的要求精进又如此!他的言行,真足为后学的楷模了。
【附录】 索达吉堪布著《密宗虹身成就略记·黄念祖老居士》
黄念祖居士(1913-1992)当代著名大德,曾皈依禅宗大德虚云老和尚,及密宗红教大德王上师与白教贡嘎上师修学密法,获得金刚阿阇黎,年轻时即有省悟。生前曾为北京邮电学院无线电通信工程学专业的教授,其著作有《净土资粮》、《谷响集》、《华严念佛三昧论讲记》、《心声录》、《净宗心要》、《大乘无量寿经白话解》等。于1992年3月27日凌晨示疾一笑往生,去世后十二天火化,抬遗体时遗体柔软,并感到明显变轻,手指都能活动,时而发出奇香。火化后,老人随身带去的凤眼菩提念珠经历大火而不坏,遗骨洁白如玉,并从骨灰中先后拾得五色舍利三百余粒。
【附录】 黄念祖居士现观世音菩萨相——一次非常殊胜的经历
作者:姚景良(法名 欣量)
记得我刚学佛不久,王居士给我一部夏莲居老居士会集的《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结缘,告诉我说:「这是法宝。」并提黄念祖老居士给这部经做了批注,名《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解》。当她提到夏莲居老居士、黄念祖老居士这两个名字时,我觉得特别熟悉亲切。「噢!莫非是小时候听我爷爷、奶奶常提到的夏莲居老师……夏老师……」我心里想。王居士还说:「黄念祖老居士平时在家写书,一般不接待来访者……」听这位70来岁的老居士满腔激情地讲怎样不容易才见到黄老,真不忍心打断她的话,何况中国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别认错了人。王居士说一同拜访的人还同黄老照了像片,我就请王居士把像片给我看看。当我看到像片后,心里想:「没错,就是他老人家。」我小时候见过黄老,离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年,近四十年没见面。黄老现在头发白了,岁数大了。至于黄老是什么样的人,我当时只是认为他是位老修行,给我爷爷奶奶很多法益,并能注经著书。随着我诵经,对于经文有些地方不明白,我就想请一本《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解》。但哪里也没有流通的,请不到。于是我就想:「何不去北京找找黄老,问问哪里有流通的。」 我带孩子去北京看我百岁的爷爷,谈起夏莲居老师,当时我爷爷肃然起敬,两目炯炯有神,驼着的背也直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如钟声,都震我的耳朵。 看得出来敬佩之情从我爷爷心里发出。我爷爷谈起当年跟夏老师学佛,在夏府念佛、绕佛、做佛事……我从小跟爷爷生活,虽然到上学时回天津,但每年寒、 暑假有时间我都去北京看爷爷奶奶,但从未见过我爷爷这样说话,我听了都为之感动。谈起黄老,我爷爷赞叹不已,并说黄老的母亲在往生前半年就预知时至,并把随身的念珠给我奶奶做纪念。我听了很高兴。高兴的是这下可好了,有什么学佛的问题可以问黄老,请黄老当我的老师,并问问他从哪里可以请到《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解》,于是我去拜访黄老。 
我在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二点左右找到黄老家。一进门我马上就认出来,这个院子我小时候常来,一九五五年、五六年时我爷爷奶奶住在西四丁街壬字四十九号开诊所。我从小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奶奶经常带我来这里。我回天津上小学后,不久我爷爷奶奶也搬家了,以后我就没再到这里来。 
非常荣幸我有幸拜见黄老,当时我与黄念祖老居士相距大约二米,相对而坐。黄老亲切地询问我学佛情况,问了我几个问题,遗憾的是当时我刚刚学佛什么也不知道。突然我眼前一亮,我见黄老全身放金光,其光金黄略有红色,光的亮度比夏日正午骄阳的光强得多,金光晃耀就象刚出炉的钢水。黄老脸上每个汗毛孔都向外喷光,其光成束,很粗很亮,旋转变化向外喷放。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只好眯着眼睛看,再看黄老的脸,不是刚才和我说话的七八十岁老爷爷的脸,而是一个满面红光十五六岁姑娘的脸。其容貌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圣洁美丽,我从未见过。傲雪的梅花、十五的皎月也不能喻其神韵。尤其是那双眼睛是那么慈悲,我从未见过,又带有几分童真,从里向外都那么真,那么慈悲,不是用语言文字所能讲出来的。 
我当时想佛经里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佛经是说什么「如溶金聚」……什么「影畅表里」……后面又说的是什么事……,谁「万亿紫金身」……后面又记载什么 事……遗憾的是我刚刚学佛,由于当时刚刚读经文,对于经文很生疏,怎么也想不起上下文。对于佛理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很殊胜,但又讲不出所以然,只有傻呵呵地坐在那里看着黄老。时间大概有三四分钟,突然想起寺院里观世音菩萨是女相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正当我想到这时候,黄老突然把光收了。我面前还是坐着七八十岁白发苍苍的黄念祖老居士。黄老两目慈祥和蔼地对我说:「你要好好修啊!」我心里默默回答:「哎!」黄老站起身来,拿出我日夜思念希望得到的《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解》、《莲公大士净语》、《宝王三昧忏》(内含净修捷要)等书给我。并告诉我:「持名念佛为根本。」由于我知道黄老时间宝贵,没有特殊的因缘不见外人,我怕占用黄老更多的时间就满心欢喜拿著书就回家了。当时我心中想着黄老修行真好,会放光,竟没问黄老刚才是怎么回事。 
拜见黄老后的第三天我就回天津了,在回津后开始的几天里每当我做功课读《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时,全身酥麻像过电似的,尤其是开始的第一天半身都动不了,念佛号也是这样。做完功课酥麻的感觉就没有了,身体就象平常一样。那一天日常生涯散念佛号时也是全身酥麻,但没有做功课时那么强烈,念一声佛号中从头到脚就酥麻好几次,我想这就是拜见黄老以后的感应,使我增强对这部经和佛号的坚定信念!每当我回忆拜见黄老的情景时心里暖烘烘的。我当时不懂什么高深的理论,但我觉得黄老所说所著是正确的,按他所指的去修没有错。直到黄老往生以后,九五年的一天,北京陈居士问我黄念祖老居士的事来,我就把黄老给我显相的事说给她听。她听后惊呼:「黄老对你这么好,那不是观世音菩萨嘛!那不是给你显的观世音菩萨相嘛!给你显的法相嘛!」我听她这么一说,我就傻了,坐在椅子上半天没说出话来。心里想:「啊!可不是嘛!我当初想到寺院里观世音菩萨是女相时黄老突然把光收了,怎么不往下再想一步呢?要是早知道……」「你给黄老顶礼了吗?」陈居士问。「没有。」我惭愧而遗憾地回答。这就是末法中障深业重、智浅福薄的我所经所做的一件非常惭愧而遗憾的事。遗憾的是我没有及时地认识到黄老显的是观世音菩萨相,也没有礼拜,以后也没有多亲近黄老请问佛法,只是想到黄老时间紧张不敢多打扰,现在想起来非常遗憾。 
随着我对于佛教的学习和修持,我更加惭愧和遗憾。当时黄老所显的相是很微妙殊胜的,我所写的只是当时下根劣智的我所见的而且能够用语言文字能描述的部分。众生的慧命胜于我的生命,我不敢有丝毫乱造,我深知如果我写的不是事实的话,我将犯大妄语戒,我的罪即使是生陷地狱也不过分,但我写的的的确确是事实。面对黄老的舍利子,想想夏老、黄老的一生,痛定思痛,好在还有黄老的老师——夏莲居老居士的著书,有黄老讲课开示的录音磁带,有黄老用心血写成的书留于世间,给我们末法众生点燃了火炬,照亮了修行的道路,指明了方向。 
通过短短几年的修持,使我深刻体会到首先得到真实智慧,首先得到解脱,首先得到真实利益的人是真实信入,如法修行的人。正像夏莲居老师《净宗必读·净语· 直念去》所说:「弥陀教我念弥陀,口念弥陀听弥陀,弥陀弥陀直念去,原来弥陀念弥陀。」愿所有的众生正信、正修、正行,得到真实的解脱。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